段春青:人权

字体大小:

伊江云草

我只说这两件事,你便能明白我为什么把标题下得这么沉重严肃了!

你见过在报社养宠物的吗?真的,就有。一名经理就养着一只难看的小狗。为狗花大把的钱,买好吃的,在工作时间带着工作人员去给狗打预防针。我每次到报社,一不小心就踩到粪便。我只好每次都把袜子丢了,喊狗的主人清理。有时候狗的主人还不大高兴,我的同事就因她是经理时常帮她清理。我想她就如此而忘记了我不是请来养狗的,也没有义务帮她做这些事。像出差,她带着我和两位同事去,也带着狗。一开始,就让那个缅甸女广告设计员照顾狗,清理,喂养……广告设计员很不情愿,为此闹了起来。经理骂她:“我一个经理都能照顾狗,凭什么你不能?”问题是她还是没搞明白,人家的工作是设计,况且养狗也不属于公司的事。发现了吗?优越感已致使她连最起码的工作和私人的事务都无法分清了。

我去采访过孤儿院,从台湾或别处来的人们前去捐助。那些剃短了头发的百来名小小的孩子们,一个个抱着双手弯腰低头走过那些前来捐助的人的面前。那些人都坐在那里,看着小孩们一列列的被安排坐在了地上,朝他们磕头。我起初没明白,靠近前去看究竟。小孩们双手合十,没有一个是直挺着身子、抬着头的。看人时也是低着头悄悄的看,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笑容。我在想,他们是不是每次都只能看见人们的脚丫子呢?只见他们默默的跟着管理他们的那个人宣读感谢词,最后按指示磕头。而那些捐款者和带米来的人们坐在前边,一边微笑点头,一边拿着相机拍摄在磕头的孩子。这一幕,让我惊异了!受人恩惠,自然要感恩戴德。可真正的慈善家不会予取予求,即使只是支配孩子乖乖的站着。孩子们应该给他们磕头吗?这些人也应该接受吗?我蓦然发现,这是孤儿院管理上的缺陷,也是围观者和当事者的无知。

看着那些磕头后仍然低头陆续退出的孩子们的身影,我仿佛预见,变相的人格摧毁和人权剥夺,将直接造成他们成为日后社会心灵弱小的青年,成为人生中习惯忽略人权的沉默者,成为生活队伍里把头压得低低的弱者。(传自缅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