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南发:风马旗飞

高山上白色的风马旗,在晨风中翻飞,有一种安静的力量。
高山上白色的风马旗,在晨风中翻飞,有一种安静的力量。

字体大小:

闲人闲语

色彩斑斓的风马旗,或横或竖,或高或低,层层环绕,如林如阵,自由布局,形成一种自然的装置艺术,在山顶和苍穹之间,随风起伏飘荡。

晨曦初露,近两千米高山上的旅舍旁,山岗上一列立柱风马旗,在晨风中猎猎翻飞,印满经文的细薄白布,衬着微光,清透明和,仿佛闪现着一片片澄明境界,上下通明、表里澄澈。

周围静寂,只有片片布幡被风吹着,噼啪作响。

那一刻,感觉犹如听到天地对话的声音。

如此景观,在藏传佛教地区,处处可见,是当地日常生活风景,但只有在最安静的时候,才可以感受到那种平静的力量,或能量。

风动幡动,或急或缓,宛如自己的一呼一吸,始终与大自然的韵律节奏,相和相应,或许这就是在当地人的信仰里,会以风马旗作为人与天地沟通的一种象征的原因吧。

关于风马旗的意义,说法大同小异,主要因为风和马的速度快,因此藏人相信风马可以上行下达,作为沟通天地神人的传媒。

风马旗有五种颜色,蓝、白、红、黄、绿,各有象征含义。有说白色表心灵,黄色表大地,红色表火焰,蓝色表天空,绿色表江河;也有说五色是代表地、水、火、风、空;或金、木、水、火、土等五大人生与宇宙的构成元素。

有趣的是中国哲学中的五行五色观念,和风马旗的五种颜色及含义,基本一致,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比较文化一个有意思的课题。

行走锡金山区,时时刻刻,都会遇见许多风马旗,有立柱式,也有悬挂式,成组成列,在绿色山峦间,五色飘逸,鲜活的颜色,仿佛看见许多美丽善良的心愿,在人间闪耀。

为了有一次悬挂风马旗的体验,我们特别专程到锡金的圣山扎西顶(Tashiding)去;自新加坡一路相陪的达许堪布喇嘛,还特别邀请大吉祥寺闭关中心主持一起同行。

札西顶,意为吉祥顶,位于锡金西部,周围群山环绕,宛如莲花瓣,中央一山丘,宛如花蕊,花蕊顶端就是札西顶。

在当地信徒观念里,錫金是一片圣地,札西頂就是这片圣地最中心的一点。

从我们所住的拉浪山区,车子下山上山,颠簸近三小时,才到达这里。徒步走上最后一段山路,路上见当地人燃煨柏树枝,白烟袅袅,清香隐隐,应该就是所谓“煨桑”的烟供。“桑”是藏语,有净化之意,

山顶范围不大,走进陈旧山门,有座百年小寺庙,属于红教的宁玛派。规模不大的庙里,光线从大门透进来,陈旧木片拼成的转经筒,颜色斑驳,空气里弥漫着清苦的修行气息;静静坐在漆黑的木板上,聆听僧尼击鼓诵经的声音,在小小的木殿里回荡,感觉时间和空间好像都没有什么分别了。

古庙不远处是舍利塔群,其中一座“见解脱塔”,在信徒心目中有极崇高的神圣地位。

舍利塔群前,有一片风马旗林。

色彩斑斓的风马旗,或横或竖,或高或低,层层环绕,如林如阵,自由布局,形成一种自然的装置艺术,在山顶和苍穹之间,随风起伏飘荡,宛如众生的风帆,在此岸和彼岸之间,承载着一个个美好而温暖的希望。

或许有缘,我们拿到的风马旗是白色,和住宿的高山旅舍旁山岗上所见一样,在树木之间张挂起来,仿佛飞舞的白云,又如白色的心灵,可以万有,可以万空。

山头四周有许多玛尼石,这些刻满藏文真言字母的石头,全出自山上一位80多岁藏族老人之手。老人来自中国青海玉樹,早年越过雪山来到这里,一辈子就住在这山头刻玛尼石。

山边见到老人的工寮,在山上的小孩说老人生病在家,同行友人请小孩带路去见老人,想向他购买一块玛尼石,不料老人说,他一生凿刻的玛尼石,每一块都是为了献给他心目中的圣地札西顶,不留,不送,更不卖,来自天地,回归天地。

向老人问候,他自病榻起身,微笑着握着我的手,轻轻说着吉祥的话,温和的眼眸里,无风无雨,只有一片平静和坚定。

如同高山上的风马旗,在最安静的时候,才可以感受到那种平静的力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