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吾:冯唐 冯唐

字体大小:

父母心

最近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一本由44岁诗人作家冯唐医生翻译的《飞鸟集》。此诗是印度文豪泰戈尔之作。出版商因为受不了大众舆论的恶评压力,新书出版五个多月后,就主动下架收回。

冯唐的翻译被严厉批判,被认为亵渎经典,逾越翻译的底线,例如译文“如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 绵长如舌吻/ 纤细如诗行”, 带有情色描写,故被认为不妥。也许他不愿意重复前辈作家的翻译,要超越他们,刻意破格创新,以新风格来标新立异。结果弄巧成拙。

我这里要写的冯唐是一个历史人物,是2000年前西汉大臣冯唐。此冯唐非彼冯唐,只是同姓同名。

千百年来,冯唐这名字曾被无数文人引入他们的作品里。汉朝司马迁作《史记》,就有《冯唐列传》。初唐诗人王勃、陈子昂,盛唐的杜甫,北宋苏东坡,南宋陆游以及明朝丞相汪广洋等人,皆以冯唐的命运与身世,以诗词来抒发情怀,感叹或暗喻不幸遭遇,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不受重用。

原来冯唐曾历经西汉文帝,景帝和武帝祖孙三朝的大臣。他个性耿直,敢直言不讳,不徇私情,因而冒犯朝中之人,被人排挤。他没有得到升迁,才华不被赏识,郁郁不得意。等到汉武帝朝代时,方获垂青,赋以重任,可惜那时候的他,两鬓已白,步入耄耋之年,力不从心,难以效劳朝廷。

冯唐的际遇,获得后人同情,以“冯唐易老”比喻一位胸怀大志,却一生不得志的人。他们感叹掌权者不识用人,待醒觉时,那人已经垂垂老矣,难以胜任要职。冯唐这个名字,成为代表有才干能力的人,不被人发觉提拔,赏识重用,待被人发现时,老来无用,为时巳晚。

我们常常听到,很多领导都很迫切去罗致人才,求才若渴,甚至礼贤下士。可是知易行难,谈何容易? 一个国家或大企业的领导,亦需具备爱才、识才、提才、知人善用的素质,更需要有容才、护才的气量。否则,就算人才出现在他面前,只是擦肩而过,成了沧海遗珠,就此被埋没了。这是国家、企业的损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