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武夷山的撑篙者

字体大小:

闲云舒卷

长达九里而迂回弯曲的九曲溪,像一条水蛇,蜿蜿蜒蜒地在丹崖翠嶂间蠕行着。蛇,睁着水灵灵的双眸,让两岸变幻无穷的景色尽收眼底。

毋庸置疑,九曲溪是武夷山的灵魂景点,而撑篙者呢,则是九曲溪的灵魂人物。

这天,到九曲溪乘坐竹筏。撑篙者是一男一女,女篙工在前,男篙工在后。

我坐在竹筏前方的第一个位子,在恣意欣赏大自然鬼斧神工杰作的同时,也伺机和女篙工攀谈。

女篙工小余非常年轻,头戴竹笠,身穿宽松上衣窄长裤,脚着塑料长统靴子。长长的丹凤眼满满地镶嵌着笑意,吸收了阳光精华的瓜子脸红扑扑的。体形纤瘦的她,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然而,长长的竹篙一落在她手上,便有了强劲的生命力,轻轻一点、用力一撑,那沉沉地盛载着六个人的竹筏,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顺顺畅畅地滑行开来了。

小余表示,旅游业全面改善与提升了武夷山人民的生活素质,目前在九曲溪,单以撑篙为生者,便多达千余人,然而,女篙工只有寥寥 70名。如果有人以为只要具备良好的体力和臂力便可胜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小余说,她花了长长的三年,才掌握了正确运力之道。撑篙,绝对不是使尽蛮力便能应付裕如的,力道必须恰到好处地使在点子上。更明确地说,撑篙者必须懂得四两拨千斤的道理,才能长时间撑篙而行;如果力道用错了,也许只撑上短短一二十分钟,便精疲力竭了。

在练习撑篙期间,她双手的虎口都裂开了,沾到水时,痛彻心扉,但是,不沾水,却又绝无可能,篙工的痛苦,可想而知。此外,由于双掌与竹篙不断地摩擦,长满了水泡;水泡破了,又再冒出;就在水泡锲而不舍地冒起又破灭、破灭又冒起之际,双手渐渐地长出了厚厚的茧。茧逐渐老去,一双手,变得比沙砾还要粗糙。

小余透露,所有的篙工都必须经过一项考试以领取执照。有了执照,才能被雇用。

她侃侃地说道:

“考执照最困难的一个项目,是逆流而上。手握竹篙的角度、竹篙入水时该使用的力度,都必须恰到好处。以前读书,读到‘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熟语时,心中还嘀咕着说,这不是废话吗?小舟不进,当然就是退呀!等我以撑篙为生时,才恍然发现,这句话,蕴藏了多少的学问和道理啊!要让小舟逆流而上,真是要使尽浑身解数的呀!过得了这一关,其余的训练,都是小儿科了。”

说的是撑篙的大要诀,听在我耳里,却变成了人生的自我磨砺。

现年25岁的小余,在如花似玉的18岁 ,便开始接受撑篙的训练了。21岁领取执照,成为正式的女篙工。把一根篙使得得心应手的她表示,在游客们为四周景致啧啧惊叹时,保证游客的安全,是篙工最大的责任。在九曲溪之中,既有浅滩,也有深潭。浅滩水深仅仅1米,而卧龙潭却深达34米,因此,篙工必须对当地环境了如指掌,才能确保游客玩得安心。

九曲溪奇景矗立,两岸的嶙峋怪石为游人开拓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口才极好的篙工,当然不会错过卖弄口才的机会啦!当竹筏流经苍绿色的“大象峰”时,小余戏谑地问竹筏上的游客:“大家猜猜看,这头大象,是雄的,还是雌的?”

有人说是雄的,因为它体形魁梧;有人说是雌的,因为它站姿柔美。小余说:“当然是公象啦!大家仔细看看,它头上不是戴了一顶绿帽吗?”    笑声纷纷落入清澈的溪水里,小余手中的篙,撑得更为起劲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