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重游校园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一个晴朗的星期六上午,曾经共拥过一段美好时光的一群朋友,结伴重游充满了青春记忆的校园。

我们相约在植物园,从热带雨林开始出发,走着走着,安排郊游的朋友,也是当天的领队,竟然带着大家来到150岁的香灰莉古树前,还拿出5元的纸钞晃来晃去,我问他怎么那么熟悉这园地,他承认年青时并没有常来,是后来补上了,为了不让孩子花太多时间在电视机前,必须让他们更接触自然,植物园当然是最好的去处。 这位朋友刚做爷爷了,哪天祖孙也会到此一游吧!

这片刚被列入世界遗产,成为新加坡首个世界遗产项目的“草场”,不仅是本国旅游景点,也是国人生活的“青草地”,年青恋人“拍拖”、父母与孩子嬉戏、成年人跑步、老年人漫游、闲人们遛狗、外劳们聚集的去处,是体操、排舞、打太极的场地,也是拍婚纱照的场景。

这群朋友并没有机会常聚,虽然如此,大家也并不觉得太陌生,所以走走谈谈、说说笑笑,如果当天的郊游只在植物园结束,也已经相当尽兴了,但是,我们还要继续前往,再踏上那曾经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扣动着我们的心弦的草地, 再瞧瞧那开始记忆模糊的讲堂、课室、图书馆,还有那整齐的排列着储藏柜的长廊。

或许为了要切实的回到“以前的日子”,我们都很愉快的在只有一两个摊位的学生的食堂用餐,其实当年做学生的时候,倒是常常光顾“教职员的餐厅”的厨房,那是为了那些对食物比较挑剔的学生,在厨房走廊摆设的几个座位。

我们的领队,为大家温习校园建筑的历史,虽然校园的建筑在发展中继续扩建,但是那原来的五座20年代的非常有特色的建筑仍旧被保留。大家都感叹,怎么当年只会埋头苦读,没注意到这建筑墙上的Oei Tiong Ham, Mannaseh Meyer, Eu Tong Sen, Federal 这四大建筑的意义, 当然我们记得开学时注册交学费的行政楼,更不会忘记为了霸个好位子,一大早就在图书馆大门前排队。

我们看到一群年青人在方院里踢足球,耳边却似乎是那美妙、聪明、有教化的声音回响在充满阳光的、殖民时期的石砖围成的庭院中。校园中的两个方庭,小一点的在下层,大的在上层。这里曾经放着一架钢琴,刚从国外毕业的物理系的讲师,在这里开过演奏会;这里也曾开过黄昏音乐会,唱着民歌宗师迪伦的《风中摇曳》的抗议歌曲,与全世界校园学生认同,不要再对世间的不幸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更不要再让无辜的人们继续丧生在战火之中;这里也是学生“走出校园,关心社会”,罢课、集合、演说,被驱散的学生运动的历史现场。

过去的是岁月年华,不会逝去的是精神与记忆,他们重游校园,不是追忆逝去的年月,不是寻找失落的故梦,而是欣然肯定他们就在那校园,找到了生命的方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