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花间细语大千

字体大小:

老花眼

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曾为青翠茂绿的树木花草所感动,说“广大的植物世界令我肃然起敬”。

他的进化论及对几乎整个地球自然界的伟大发见,源自内心的肃敬专诚。这就是虚心认知自己的渺小,才有大成。之前曾写过研究南极的英国女科学家舞尔克责问人类为什么不肯发现自己的渺小,令我不胜唏嘘。

人,只有到了肃然起敬的状态,才能够对一门专科学问真诚进取乃至将成果造益世间,是一个人的天赋加上努力进取所可能达致的最高境界。

现世物质至上,世态人心已经不知“敬”为何物,对本身他人周边事物以及外界大环境毫无敬意,以致行事偏向为非作歹。这里说“为非作歹”不一定是指犯法罪行,可以概括子女对父母,上级对下属,种族歧视宗教偏见,特权高层对弱势社群,强国经济侵略之种种不公正。

总结这一切的起因,最深处,始于目见美好自然,置身优裕环境而无动于衷,是曰“麻木”,人麻木则不仁。原始时代,植物对全人类的生存发展关系重大,早在动物之先。没有植物供应动物食粮,人类就连吃肉都甭想;记住,你吃肉的时候应该感谢那“肉身”吃掉了多少草本植物。

世界上流传最多神话形象又与地上的活人息息相关的,莫过于希腊这个古国;古希腊人相信,大地上一切食物是让“人”享用的, 但,花朵是献给“神”的。鲜花是植物一生的精华,具有神圣意义。花叶可以用于人体美容或食用,向神灵或不在人世的灵界沟通,美化净化人生世俗。自古至今,人要传情达意最佳选择,莫过于形形式式的鲜花,是以各民族有插花艺术。没有真花,还使用人造花、图画或刺绣来表达,可见花的喜爱是如何普遍一致的深入人心。

写花,台湾温婉派女作家张晓风有这么一段文字:

“啊,花真是奇迹,就算你认识了一万种花,当你有机会认识第一万零一种花的时候,你仍然觉得惊奇,仍然为之颠倒。”

她的花间语每一个字都敲击着我的共鸣腔,这样单纯真诚感动,一个如此为花类倾心颠倒的人是多么可爱呢。我总相信,爱花的人绝不可能做任何低下卑鄙出卖良心的事。当然可能错,我活着的大部分时间是个尖端大傻瓜。

在旧书堆里,读过一位上世纪最早期的英国女作家写的《儿童和花园》,对花的观察描写更是丝丝入扣:

“哪!假如你拿一朵花在手上,随意哪种花都好,全心全意的看它,彻底细看,转动它,嗅闻它,感觉它,超越了这花本体,去找出与它有关的一切秘密,花蕾,叶子,枝茎,你将发见许多隐藏着的美妙。这是人能和植物结成良朋好友的妙道。你会确知,花,真的可以和你成为知己,而且那种情谊终生不渝。”

书中记录此篇的写作或发表日期是1906年11月19日。百余年前,环境破坏,生态危机,臭氧层,温室效应,气候变化等好像还很遥远。后来,人类渐渐很快的不爱自然界了——谁试过星期天赤足走沙滩或草地?度假时看一眼绿叶朝露?欣赏树木花草是爱土地的开始。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不是强迫)你偷出一小时去亲近天然大地,请不要忘记,博大伟智如达尔文对大自然肃·然·起·敬 。

(传自墨尔本)

笔心

人,只有到了肃然起敬的状态,才能够对一门专科学问真诚进取乃至将成果造益世间。——杨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