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伯汉:《卧虎藏龙》浪打浪

2014年出版的王度庐作品大系武侠卷一。
2014年出版的王度庐作品大系武侠卷一。

字体大小:

■陈伯汉/文

(本地相声作家)

影评家臧否《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说它“狗尾续貂”,这是因有李安的珠玉在前;但是,如从原著来审视,《卧虎藏龙》却称得上“巅峰之作”。

《卧虎藏龙》写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鹤铁五部曲”的第四部,前三部是《鹤惊昆仑》(男女主角:江小鹤与鲍阿鸾)、《宝剑金钗》和《剑气珠光》(男女主角:李慕白与俞秀莲);第五部是《铁骑银瓶》(男主角:玉娇龙与罗小虎之子韩铁芳),这是强弩之末,作者王度庐自己狗尾续貂,但是却凭这五部曲奠定了武侠小说史上的独特地位,学者把他尊为“言情武侠小说的一代宗师”,倒也不是过誉。

新一代的新加坡华文读书人,一般上不知道有《卧虎藏龙》其书,遑论王度庐其人;但是在上世纪50年代,福建人住宅区的街头巷尾,几乎无人不晓玉娇龙、李慕白和俞秀莲,因为丽的呼声的方言故事节目风靡一时,潮语讲古仙黄正经抢先播讲《鹤惊昆仑》,厦语的王道不等他完结,就连续讲了后续四部,并红火到洛阳纸贵:香港书商赶印每本只有50页左右的《卧虎藏龙》,分集运销新加坡,我便是图个先读为快的听众之一!

《卧虎藏龙》可说是集了五部曲之大成,堪以承前启后,例如玉娇龙这个“侯门妖女”型的文学形象,在我读过的同代其他作家的武侠小说中,还未曾见识,王度庐的创意确然突显。在情节上,玉娇龙空闺寂寞,养猫取名“雪虎”,投射了她对沙漠大盗罗小虎的无限思念,如暗流汹涌于深水;她后来闯荡江湖,除了携带婢女绣香一路服侍,竟然还带了那只宠猫伴随,十足体现了金贵娇娘的多情、任性与刁蛮性格。作者刻画人物情理交融,笔法高超又细腻!

当然,在金庸万丈光芒的照耀下,王度庐的才具也难免黯然失色。然而,我读金庸的《碧血剑》,读到袁承志那个哑巴师兄时,总会禁不住联想到《卧虎藏龙》里江小鹤那个哑巴师兄,他其实就是玉娇龙神秘师承的源头;另者,金庸的《书剑恩仇录》,武当派前辈陆菲青隐避于新疆的将军府当教书匠,被将军小姐李沅芷识破而不得不传授她武功,我读到这一节时,更会禁不住联想到《卧虎藏龙》里的高朗秋隐避于新疆的将军府当教书匠,被将军小姐玉娇龙看穿而不得不传授她武功。

上述的情节对照如果使人臆测金庸曾受王度庐的启迪,不该被斥为离谱妄想。

做到“启后”的先行者往往也曾随骥尾“承前”,艺术因而得以不断发展。在描绘武功方面,至今无人能够超越金庸的造诣;相比之下,王度庐则如同幼稚园学生;在言情方面,金庸也是后来居上;这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的鲜明例证。把名著改拍为电影也理当如此,不然可能产生貂优狗拙的褒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