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高跷钓鱼

斯里兰卡的高跷钓鱼已经沦为一场表演。
斯里兰卡的高跷钓鱼已经沦为一场表演。

字体大小:

在路上

笔心

人生总被各种牵绊所牵绊,而旅行之所以诱人,不外是就算你暂时不走寻常路,损失也不大,没准还会有意外的惊喜。

——叶孝忠

我把大件行李搁在斯里兰卡南部大城加勒,只收拾了一个随身小包包,打算以公车为交通工具,看见有风景的地方,下车;看见喜欢的沙滩,找个住宿,留下。这种随意的玩法,其实很适合用来感受海岸线上的聚落和景点。

人生总被各种牵绊所牵绊,而旅行之所以诱人,不外是就算你暂时不走寻常路,损失也不大,没准还会有意外的惊喜。你永远无法策划惊喜或制造美丽的意外,如果旅行还坚守着旅游攻略,每天派任务给自己,那么离家千万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由乌纳瓦图纳(Unawatuna)至科加拉的海岸线特别美,海岸边上插着不少木桩,经常可见当地渔夫就坐在高跷上钓鱼,在大海中搏斗,这是斯里兰卡最经典的画面之一 。

然而现在渔夫们想要钓的无非是旅行者的小费。我来到一个挤满了木桩的沙滩,却不见渔夫的身影,纳闷之余,突然一个穿着T恤裹着纱笼的黝黑男子由边上的小茅屋跑出来,问我:是否想要看高跷钓鱼。“你愿意给多少的小费?”“多少才够?”“500卢比!先给钱,后交货,你想看的话,我马上就能让你看到。”他只要回到茅草屋,就能换上“戏服”,坐在高跷上,表演钓鱼。

我对这样即兴的表演兴趣缺缺,试图寻找更为地道的高跷钓鱼渔夫,但考察了几处高跷密集的沙滩,得到的答案近乎一样。在其中一处,还看见了游客在渔夫的帮助下,颤巍巍的坐上了高跷,绽露了笑容,体验了高跷钓鱼,拍下到此一游的照片。几个作为背景的渔夫,带着帽子,顶着凶猛阳光,在汹涌的大海中,机械似的移动着钓竿,高跷挂着的鱼篓一条收获都没有。

旅游业能毁掉一个地方,改变当地风俗的本质,让死去的活过来,让假的看起来很真,让一切沦为表演。但如果不是因为有愿意买单的观众,演出也无法顺利进行吧。一些事情注定是要被淘汰的,或被现实的巨手所扭曲,我也只能恨自己来晚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