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南发:老人与猴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1944年画《桃猴》(左)及齐白石1945年为关蔚山题写书法《十二属图》(右)。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1944年画《桃猴》(左)及齐白石1945年为关蔚山题写书法《十二属图》(右)。

字体大小:

闲人闲语

西方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写的是不向命运屈服的勇气;东方齐白石的“老人与猴”,展现的是不向劣境屈服的傲气;文字和笔墨,体现的都是人类灵魂尊严的浩然正气,凛凛峥嵘。

丙申猴年,电子时代,未能免俗,手机传齐白石《申猴图》致友人贺岁。

画中猴捧寿桃,题篆“申猴”二字,出自《齐白石十二生肖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版,为民间收藏,有近代鉴赏家徐邦达、杨仁恺、苏庚春等人题跋,还附有一则白石老人自书题记说:“门人姚石倩尝从予游,今重来京华,见索余之十二生肖图本,因题数语于前……”

册前序言因此说这则题记“讲到其学生姚石倩向他索绘这件生肖作品的原委。”

姚石倩为齐白石门人,两人交往密切,只是这则题记,并非题写在这本册页上,而是另外写于姚石倩的印谱《渴斋印草》;《齐白石十二生肖册》出版时才转载过来,合而为一。

根据这则另外写的题记,姚石倩的确有一件齐白石“十二生肖图本”,但这件“图本”是否就是这本新出版的《齐白石十二生肖册》,仍待确定。

齐白石在《渴斋印草》序中还写到姚石倩“重来京华”索取十二生肖图本的时间,是1930年庚午。这是目前所见齐白石画十二生肖的最早记录。

齐白石画十二生肖的另一记录,是1936年。

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收藏有一幅这一年齐白石游蜀期间画的《墨山羊》,题款为“门客余中英代人求画十二属,留稿” ,说明当时他曾应人订购画过一套十二生肖,可惜如今只有这件《墨山羊》存世。

目前来源最清楚可靠的一套作品,并被认为最可能是现在仅存的一套齐白石十二生肖图,为北京画院珍藏,1944年完成的《十二属相》图。

这套作品,为1959年一位北京市民关蔚山捐赠,当时他一共捐73件齐白石作品,包括这12件。

但当年的捐赠记录清单,并没有说明这12件作品原来是一套,收藏在北京画院多年,一直都是依画里的动物题材分类,2010年画院编辑《齐白石全集》,仍把其中的鸡画《多子图》归入禽鸟卷,其他则归入杂画类。

后来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副主任吕晓才发现,该院有一件当年关蔚山捐赠的齐白石书法《十二属相图题字》,根据文内记叙,才揭开这件书法和另外12件分散作品的联系及来历。

这件书法写道:“蔚三先生既藏予画多,又欲索画十二属,予以有未曾见者,龙不能画,遂却之。先生令厂肆一年之中索去二三纸,用心四年,始集成。先生今已为予友也,出画属题四字,予始得知心苦。八十五岁白石,乙酉。” 乙酉为1945年。

蔚三先生就是关蔚山,原来他当年曾请齐白石画十二生肖,但齐白石因为其中的龙是虚构之物而加以推却,关蔚山就请代理齐白石作品的画商,每年向齐白石订购两三张不同生肖的画,用了四年时间,才集齐一套十二生肖。

根据画上年款,最早是1940年的马《如此千里》,最后为1944年《桃猴》,完成后,1945年关蔚山请齐白石为之题跋,齐白石欣然题下了这段难得因缘。

2013年吕晓在北京画院所编《齐白石研究》一书中发表文章,考证这位关蔚山为满族正白旗人,1921年就开始收藏齐白石作品,一直持续到50年代。1947年齐白石祝贺他50大寿画的《多寿图》,题跋称“天下藏余画者以先生为多”,可见他是一位标准的“齐画粉丝”。

这套十二生肖作品,以《桃猿》最为特别。

齐白石画猴常与祝寿联系起来,但此画却是画猴子偷桃,题款也很不客气:“既偷走又回望,必有畏惧,倘是人血所生,必有道义廉耻。八十四岁白石老人画并题廿二字。”

齐白石画题款往往坦率天真,很少有如此充满火气。

据齐白石老友胡佩衡《齐白石画法与欣赏》一书揭露。原来此画乃嘲讽时事,责斥当时侵略中国的日本军阀如同偷桃的猴儿,“表面高唱‘中日亲善’,实际是侵略行径”,题词更慷慨激昂,直言“倘是人血所生,必有道义廉耻”,寓意侵略者为无耻禽兽。

22个字,尽显84岁湖南老人血性,铮铮硬骨,痛快淋漓。

西方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写的是不向命运屈服的勇气;东方齐白石的“老人与猴”,展现的是不向劣境屈服的傲气;文字和笔墨,体现的都是人类灵魂尊严的浩然正气,凛凛峥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