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清明节

字体大小:

伊江云草

今年清明节会异常清冷,我是说,自己是不太可能回去给父亲上香了。

父亲去世五年。回想那年……千里回去,看见的只是挂在门外彩色的幡子,一层一层的美丽的纸塔,在风里飘荡着,还闻见了香烛的味道,听见人们在忙着与丧礼相关的事宜。可我,却不敢进入家门,仿佛不进去,事情就没有发生。这些年,我对死亡的感悟自然有的,总之人死了,就是绝对的寂静,什么都没有了!活着的人只得更加珍惜的往前走,纵然有时候你会思念和彷徨。

扫墓,多么真切的情感表达方式,这和七月祭祖一样,是让我觉得最接近亡故亲人的唯一方式。因而扫墓时,才有那么多的禁忌。相信逝者仍然存在,是云南人家较普遍的认知。或许是我们这群人比任何人都要愚忠的缘故,夜里只要梦见了,以为是托梦,梦的场景好一些还好,若看见亲人的落魄,心里惶恐难受,第二日一定会祭拜,烧很多的纸钱。或许,是我们这群山里的人家比很多地方的人都重情感,在内心深处,一边确信再不能相见,一边确信那是真的。于是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就这样的情感纠葛着,才得以更加敬畏的将扫墓习俗传承下去。

有钱人家在扫墓时会杀羊,那是要款待随同扫墓的亲友。但多数人家杀鸡。鸡肉要在山里煮熟了看卦象。通过观察鸡头骨有无血印和其完整性,以及鸡双腿骨之间的洞孔数目来判断一年的运势。这与原先流传下来的清明寒食又大不相同。到了这个年代,已经在清明节里加入了源自不同信仰的利与弊。除了升火、看卦象,我还记得去年给外祖父母、舅舅和父亲扫墓时的事,在回家之前,所有亲友都会随手捡一根木柴回去,表示带回了财运。这与思亲扫墓之情极不相融,也似乎亲人死去后都拥有了赐福的能力,成为了仙人。

边扫墓,边求财,实质是求不着财的,可却能让人们都相信亲人永远存在,在随时庇荫着自己,时不时会给自己送财。我那时边从山上回家边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好吧!也因感觉让人在扫墓后,回家的人似乎都没那么伤感了!  (传自缅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