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眼镜功夫

调眼镜靠的是经验,有时也得借助小工具,是冷门却很有市场的手艺(吴庆康摄)
调眼镜靠的是经验,有时也得借助小工具,是冷门却很有市场的手艺(吴庆康摄)

字体大小:

2359

这个年代还有谁会得掌握这样的一门考功夫、考耐性、靠实力,与此同时又独特又冷门,实际上却又非常有市场的手艺?

四眼仔都知道,眼镜调整得不好,会戴得鼻塞、头痛,甚至头晕。我眼镜很多,随时都有十多副,每一副戴了都有不同感觉(不是视觉上的感觉,是戴上后是否觉得舒服的感觉),有些很轻,有些很重,有些很大,而且每一副眼镜的镜片都有不一样的聚焦点,所以一定要调整得完美无缺,才不会戴得头晕目眩。

我很幸运,从小到大都有相熟的眼镜店老板特别照顾我。那是书城的光盛眼镜公司,我应该是自中学起就到这里配眼镜,这些年来,除了老板和老板娘的亲切对待之外,我最为佩服的就是老板娘那神奇的调眼镜功夫。

虽然眼镜店里所有员工都懂得调眼镜,但不论他们调得多好,只要再经老板娘的手修整一番,就能把原本的90分变成100分。这不是我的夸张话,老板娘的众多客人相信都有同感,那是一种只能经岁月和时间的推磨修炼出来的好功夫。

我试过在国外配眼镜,没有什么店员能将眼镜调整得刚刚好,当中很多一看就知道没受过什么训练,装模作样搬了一大堆工具(甚至是机器)出来,这里拗一点那里拉一点,调来调去不是太松就是太紧,调的过程中还曾试过镜片被压裂,镜框被弄断。我不是太生气,因为我知道调眼镜讲究的是经验、功夫和耐性。若干年前我因在床上压歪了眼镜,顺手拿起来想拗回去,结果一扭就断,可见真不简单。

事实上,调眼镜不是这里拉拉那里压压就可以,那是一门很讲究精准度和功力的学问,就像按摩,就像教孩子,不仅教材要足(调眼镜除了纯用手,还得借助许多工具,单是钳子,就不少于十多种,都有不同的效用),还得懂得选择,适量和适度使用。

首先力道要拿捏得精准,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二来调整的部位很多,从眼镜弧度、耳钩部分的弯度,镜框的脸颊宽度,鼻垫的宽窄度和高度,以及镜片与眼球之间的距离等等,都得根据个人的佩戴习惯调整。再者,一些质地比较独特或特别坚固的镜框,还得拿到专门的眼镜“烤炉”中去热一热,让材质软化后才能调整。而且,眼镜得一调再调很多次是平常事,就像与一个人相处,对着他一个小时和对着他一天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眼镜戴一个小时和戴一整天也会给你带来不同的压力,要把眼镜调得怎样戴、戴多久都没问题,那就是高手与否的问题。

这些年我到眼镜店去调眼镜的次数,远超过我配眼镜的次数,亲切的老板娘从没介意,总亲手为我解决眼镜问题。但大师高手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老板娘最近手掌经脉疼痛,原来是长期调整眼镜时出力控力的结果,可见这绝对不是轻松的手艺。

真的,这个年代还有谁会得掌握这样的一门考功夫、考耐性、靠实力,与此同时又独特又冷门,实际上却又非常有市场的手艺?

欣慰的是,老板娘的手下一班女将都得到真传,调眼镜的水准也相当高超,相信这门独特的手艺不至于失传。

K2359k@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