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霸王别姬

字体大小:

心海遗珠

秉笔直书的太史令司马迁,对刘邦在个人品行上的缺点,尤其是那些带着地痞流氓习气的鄙陋作风往往嗤之以鼻;在评价刘邦的死对头项羽时,也同样贯彻了“不虚美、不隐恶”的公允态度。在司马迁看来,项羽在战场上虽然是勇武善战的一把手,可在政治斗争中却无知如婴孩,遇上游戏老手刘邦,注定一败涂地。

司马迁将自封“西楚霸王”的项羽破例位列“本纪”,自然是对他所建立的短暂功业给予了最高的肯定;但是针对他生性的刚愎自傲、凶残粗暴、动辄大怒、肆意杀戮、任人唯亲、遇事犹豫、外交欠缺、赐赏忸怩等,也全都一一记下,让读者清楚看到他最终落得人心尽失,兵败垓下,正是因为性格上的诸多缺点使然。

须知,刘邦是司马迁的大老板汉武帝刘彻的曾祖父,楚汉争霸更是发生在距离司马迁一百年前后的往事。垓下之战,刘邦集结了韩信、彭越和英布的六十余万联军,把项羽的十万弟兄团团围困,在四面楚歌的高危急难中,就算项羽真有心情耍一段凄美浪漫的霸王别姬,你司马大侠还能穿越回去并且匿身帐外窥听?

其实,“霸王别姬”的故事,最早见于西汉陆贾所撰写的《楚汉春秋》之中,司马迁《史记》里有关刘、项争霸的史实,多采撷自此书。两书在描写“霸王别姬”细节的不同之处,就是司马迁把虞姬的《和垓下歌》给删了。这当然是太史公个人的判断和选择,或许他认为秦汉之际还不可能有那么成熟的五言诗吧? 但重点是:不论陆贾或司马迁,都不可能身临其境地亲“耳”见证霸王的慷慨悲歌和虞姬的婉约柔情,所以传唱后世的霸王别姬,或许仅仅是史家运用了一些些所谓合理的文学想象所创造出来的千古绝唱?!

最有趣的还是:《楚汉春秋》和《史记》对虞姬的结局,根本没有任何记载,所谓的“英雄末路悲歌,美人自刎殉情”,其实也是后世各种体裁的文学作者想当然耳的结果。若非如此,又怎能成就一段感天动地的爱情、荡气回肠的传奇呢?

无所不吃的广东老饕,激动得口水直流,索性把“霸王别姬”煮成一道名菜,说穿了就是用“鳖”和“鸡”熬制的一大煲老汤。在袅绕起舞的烟雾中,食客和看官们仿佛还依稀听到霸王和虞姬临别时的深情对话:“鸡,今生,你是我最美的鸡!”“王,来世,我还要做你的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