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献飞吻和一瓢饮

字体大小:

熏衣草

最近睡眠素质很好,虽然坏习惯改不了,依然过了午夜才就寝,但每天都一觉到天明,不像平日常常无端端搞失眠、彻夜辗转反侧胡思乱想。

那天,《当柿子遇上提拉米苏》新书发布会正式开始前,身边几位朋友问我,昨晚会不会睡不着觉?

原来睡不着觉应该是正常的!毕竟这是我活到这把年纪才第一次举办新书发布会,但我总是放轻松以平常心期待。睡得那么香,也许因为我把这发布会看作老友的聚会,大家开开心心齐聚一堂话家常。

炎炎酷暑的礼拜天下午,国家图书馆“良机楼”,来了那么多人,确实出乎我意料之外!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还有许许多多文艺界的师友以及素未谋面却灵犀相通的读者们,我感动却又深感歉意,因为有那么多我敬爱的人,找不到座位而连续站将近两小时,其中一些还是有年岁的长辈。

八方文化创作室老板潘国驹教授来了,没想到夫人也来了,令我受宠若惊!与好友曦娜和思仁一起聊得多愉快,我们都偏爱随性随意,事前完全没彩排,讲话跟着感觉走,却也没想到他们都构思得那么周全。何华、婉明、馨薇、张伶、丽芳,这些日子一直用心用力为这本书而劳碌费神,我久久难忘,感念于心。

素来做事为人都不喜欢一板一眼,喜欢看到眼前闪现预期不到的火花,如同写专栏小品,自己也不知道下笔时,思绪会流到什么地方。那天,交流时间即将结束时,座中一位女士起来发言,说当年是因为看了我一篇专栏文字而开始注意我的作品——某日我开车经过一个地方,路边聚集一群客工,车子经过他们时,我伸手向窗外的他们献出一个飞吻!客工们都开心得不得了!一语说毕,哄堂大笑!

她的讲话好温馨啊!老实说,我只记得笔下曾表达对客工的感激和同情,感谢他们干的苦活累活肮脏活对岛国建设所作的贡献,却不记得我曾经给他们献飞吻呢。

那应该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如今要是我向路边客工献飞吻,一定被看作神经病!无论如何,那位可爱女士的讲话,倒是让发布会很开心愉快地落幕。

今天,我又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天色有些阴暗,也许会下雨,消散些暑气吧?翻看早报发现何华专栏《一瓢饮》里的文章,惊诧一下!他实在把我写得太“神”了!我哪有这么优秀?

尚未完全苏醒的意识里,飘出了昨晚的午夜梦回——我们大伙在新书发布会上一起把酒言欢,那意象恍若另一种“一瓢饮”。先秦时代贵族以觚饮酒,平民百姓则是用瓢喝水,所谓“一箪食,一瓢水,在陋巷”,我乐得生活简朴,却在梦里以瓢饮酒!干邑香醇,一瓢瓢一杯杯!

至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也正是当下生活期许。生命中遇见这么多美好事物,只要用心把握其中一样,就已足够了。得到那么多人厚爱,我感恩!

笔心

先秦时代贵族以觚饮酒,平民百姓则是用瓢喝水,所谓“一箪食,一瓢水,在陋巷”,我乐得生活简朴,却在梦里以瓢饮酒! ——刘培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