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桂香:不如青年人

字体大小:

小方格

在一个电视讲座上,一个学者说他女儿幼年时充满哲学意味,不断追问究竟的真实,但上了小学,哲学意味就消失了。另一个作家也善于记录女儿的诗意,小孩是天生的诗人,天马行空,看似不合理,却是创意绝顶的诗歌。他有意识地记录孩子偶尔或不时冒出的诗意,年仅三岁父亲就为女儿出版了一本诗集,但长大后这个女孩的诗意也没有了。当这两个父亲在忆述时,触动了一个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少女的心。她说,她很羡慕他们的女儿,她们有善于发现引导孩子的学者与作家父亲。她的童年只有干活,被骂被打,10多岁更离家孤独在外生活。她没被父母拥抱疼爱过,每当听到别人怎样关爱娇宠孩子,她都特别妒忌心酸又羡慕。

两个擅长栽培幼儿的作家学者父亲,成功的早期教育却昙花一现,后劲不足,他们的孩子长大后,都不再具有哲理与诗意。这其实才是值得关注探讨的重点,却没人追究这关键的“长大后”,只停留在曾经发现哲诗的光荣史。从小宠孩子的父母,大概永远都会宠孩子。这些父母甚至不同情也不理解:不宠孩子的父母与没被父母宠爱的孩子,到底是哪种人类?所以他们对羡慕他们的孩子的农村女生,竟没有深切的关怀与同情,只冷静淡然地说:“出身是没法选择的,我们只能接受。”

谁不知道出身是没法选择的。农村女生其实还是爱她父母,并理解父母有经济的压力,学识文化待人处事的很大局限。她也承认爸爸其实心疼她,只是不善表达罢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今天虽然在大城市孤军作战,却是她们村里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走出来,并且挤入一线大城市读书工作的女大学生。她那么勇敢坦白,那么善于表达,简单真诚平实的讲话,让人感动欣赏。有个男生随后激情地对她说:“你并不孤单,我们很多人都和你一样,远离家乡在这里独立打拼。你不必孤军作战,我们很多人和你站在一起,我们互相支持鼓励,相信明天会更好!” 貌似陈腔的语言,却一点也不矫情,那是有同理心的年轻人的肺腑之言,令人动容。可惜却被那个自以为幽默的主持人嘲笑成男生在趁机向女生示爱。

主持人与两个学者作家是全场仅有的三个年长者,其他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但他们既没有关爱后辈的胸怀,说话缺乏温厚更让人不敢恭维。农村女生虽非主角,却是最亮眼的,她虽然没有幸运的童年,但当那些小哲学家小诗人一个个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时,她却凭一己之力超越身世,在青年时期迎头赶上,蓄势待发,潜力无限。第一个走出小村庄的她,如今在大城市成了青年代表,登上大舞台上,在镁光灯下,伤感又自在,谦卑又无畏地剖白自己的成长历程。那样自信的风采,那样骄人的气质,让人相信她有一天自己成功以后,一定能改变她家庭的命运,甚至有能耐带领村庄改变命运。

儿时的成功早教固然有优势,却不能保证你就能平稳成长,甚至突飞猛进。青少年时代的智慧开发,有时比儿童时期更关键。上述女生明显输在幼儿起跑点,但只凭她自身的好素质,长大后若遇上各种有利的机缘,在更成熟的人生时期,她更有条件一日千里飞上云端。所以,别瞧不起儿时不起眼的孩子,也不必太骄傲儿时的表现,人生至少要到青年,才看到比较稳定的刍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