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扮上菜

字体大小:

黄金冒险号

香港仔骂人,有一句格外传神:港男咕咕骂港女,就是三个字,叫“扮上菜”。

说一个女人“扮上菜”,真铿锵掷地有声的精警。港男觉得港女扮上菜:她自觉姿色出众。确实,她走在街头,半条街的男性市民都多瞟看她两眼──你知道中国人在公众场合向陌生人瞪眼看时的那种露骨而无礼──她是从小学教师夸奖“好靓女”,在四周注目的眼光关眷而长大的,所以骄纵成一股鼻孔稍朝天的冷漠和孤高(即使她鼻孔朝天,不错,那对鼻孔缝也纤小得很美)。

她误以为这叫做美女的傲骨──不只是“文人”才该傲骨呀大佬──但从小在玛利诺,同班女生的嫉妒,不跟她玩,她的孤傲又不纯是男人目光的骄纵,多少有点环境逼成。

加上恃靓而略行使特权,赴男生约会她迟到20分钟。在Facebook上,她从不乱铺照片,对上的一幅是阿尔卑斯山白朗峰下的露天咖啡座。她穿一套滑雪绒,跟一个叫Carl的奥地利金发美男一起Selfie合照,然后说,她推荐滑雪场畔那家日本餐厅,因为Carl和她一致认为那里的和牛,比科罗拉多的Aspen吃到的安格斯更柔美。

这样的港女,肯来赴你的Date,你不敢怠慢,斥巨资约她在半岛酒店茶座。她姗姗来迟,没有笑容,坐下之后,环目四顾,看见不远处一桌大陆购物客在喧哗,她略皱眉头一侧,不看餐牌,说一句:“随便啦”,这就叫“扮上菜”了。

港男讨厌扮上菜的港女,但是没有办法,一切是Supply and Demand。至少有三个不相干的男人说她像未婚时Anne Hathaway,有一个MIT毕业现职摩根史丹利的基金经理欲追求她而遭拒绝。她一口美语虽然带一点留学过剑桥才懂得其实很讨厌的卷舌口音,但是你没进过剑桥,你没有资格批评。她没有富豪男友,但一身的Chanel等加起来,这一天见你,精明的你一扫描,计算所得,不少于十八万(港币)。

这就叫扮上菜了。没有普通话的翻译,英语亦无相类的称呼:Snobbish,不对;Arrogant或者Aloof,都不准确。她的来临,令你自卑地低头五秒钟,深吸一口气,迎难而上,心想:“有赌未为输”,Come on,James,我要追她到手,我要胜利,我要给掌声自己。Yes,I can。

(传自香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