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安居工厦

字体大小:

街口小店

前言就是我最近作为周末活动去参观了房地产商推售,又卖到“满堂红”的住宅鞋盒小单位后感。

鞋盒单位大概实用面积在200至300平方英尺左右,整间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包括厕所、冲凉房、客厅、厨房和房间,不能不佩服室内设计师铺排空间的能力。这些住宅单位小但尺价不算便宜,但总价算是“丰俭由人”,将价就货的话找自己可负担的小单位还是游刃有余。

如在九龙的红磡区,大约预算尺价在3000新币以下就能成交,但在港岛的湾仔区,因为靠近中环的商业中心区,预算就得要在3500新币以上才有较多选择。

美国和欧洲都有高阁楼(loft),开始的时候都是利用仓库或工厦改造成工作间,再逐渐演变成纯住宅。由于楼底高空间大压迫感低,是一种高素质的生活。之后高阁楼又发展成为苏豪(SOHO),家居办公的缩写,把工作和自由挂上等号,俊男美女们心情好就在家工作,没心情就去咖啡馆上网搭讪闲聊,带点浪漫不羁的情怀。

在香港,也有不少人住在工厦里,没有一点浪漫不羁,生活在工厦里的“劏房”单位是偷偷摸摸的,心里战战兢兢。工厦在地契上要求严格,列明只能做生产用途,连纯仓库和商业如零售和办公室都违反地契规定,更毋论居住用途。门外挂上公司招牌,美其名加班或保安理由留宿,和同楼层的食物加工厂、洗衣场或仓库一起蜗居,和生活品味完全沾不上边。

“杀头生意有人干,赔本生意没人做”,虽然犯法,由于工厦尺价和租值都只是住宅的百分之二十,随便用木板或石膏板分隔成独立单位一样客似云来。出售的则是地产商在住宅价格不断升温之际,以折扣价大量收购一幢幢的工厦,在没有改变地契用途的情况之下,将大堂装修得像酒店似的美轮美奂,单位再铺砌大理石独立洗手间连名牌洁具,以“24小时开放空间”“精品工作间”作招徕出售。

虽然价格比工厦贵了很多,但比住宅便宜一大截,加上新一代人们对生活在私人空间的渴望,及香港房屋署对“住”的法律观点含糊不清,这样的工厦住宅无论是望海或望殡仪馆,都是另类的“穷人恩物”。

发展至今,工厦里除了住,已经有各式各样的工作室、餐厅和艺术空间。有限的土地和无限的想象空间,香港人对“空间”问题症结的通权达变,发挥得淋漓尽致。(传自香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