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话说克鲁伊夫

字体大小:

单簧管

当代足球界传奇人物,荷兰足坛前著名球星兼教练约翰·克鲁伊夫(Johan Cruyff)已于3月24日溘然长逝。克鲁伊夫享年六十有八。

噩耗传来,举世震惊。克鲁伊夫生前执教时被称为“梦之队”的西班牙巴塞罗那球会为之降半旗,其祖国荷兰亦然(一个国家为去世的球星降半旗致哀,在“我们”看来似乎不可思议——足球员是“什么”?)

足坛名人也深表痛惜。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1974年世界杯决赛时克鲁伊夫的“敌人”、德国国家队前队长贝肯鲍尔伤惋的话语:“约翰·克鲁伊夫去世了。他不仅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兄弟。”语短情长。想当年球场上你死我活,曾几何时却成为“绿茵知己”(按两人于效劳美国纽约宇宙队时成为好友)。英雄惜英雄,此之谓也。

我的“认识”克鲁伊夫,也正是在1974年。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迷上足球赛不久,即幸逢德、荷两队世界杯大决赛,养成此后一段岁月中每四年有好几周起早摸黑看球的“恶习”。这些年来虽已不再“漏夜守球”,奇怪的是,42年前那场德、荷世纪大战,那个球路变化莫测,身材瘦长、英气迫人的克鲁伊夫,仍历历如在眼前。

贝肯鲍尔领军有方,克鲁伊夫则除了脚下功夫超凡脱俗,更难得的是作为球员的他,彻底实践了影响深远的Total Football战术。可惜荷方上半场得球之后,却从全攻一变而为“全守”,终于一失足成千古恨:荷兰国家队自此役后再也无缘问鼎世界杯。“此天之亡‘荷’,非战之罪也”——是耶非耶?克鲁伊夫。

或者是。无论如何,虽与世界杯擦肩而过,单靠Total Football,克鲁伊夫已足名垂青史。何况后来执掌球会兵符期间,先后助荷兰埃杰克斯与西班牙巴塞罗那多次夺冠,还为后者捧回欧冠杯,可谓功绩彪炳。球王比利说克鲁伊夫是伟大的球员和教练,为世界足球家庭留下非常重要的遗产。这话一点儿也不过誉。

但他也可能因此埋下杀身之祸。头戴超级球星光环,身为超级球会教练,压力之大难以想象。克鲁伊夫患肺癌去世,烟瘾过大或是主要原因。在此之前他早已罹患心血管疾病。终因癌症撒手尘寰。

当代四大球星比利、马拉多纳、普拉蒂尼、克鲁伊夫,某独崇克鲁伊夫。比利口水多过茶。马拉多纳手有点儿“脏”。普拉蒂尼的行径,则无须在此赘言。天生傲骨的克鲁伊夫也会偶发“谬论”(他的不少“谬论”已成足坛名言):如“在我的球队里,进攻最先由门将发起,而防守最先由前锋开始。”如此逆反思维,已不止于“全攻全守”之兵法,而是“攻者守也,守者攻也”的“足球哲学”了。

与其冠之以各种不着边际的光环,不如称克鲁伊夫为当代足坛的传奇人物(所谓legend是也)。走笔至此,忽然想起我所崇敬的另一位足坛legend——即曼联前球星康托纳。技术绝佳的“老康”和“老克”同样与世冠、欧冠“绝缘”(克鲁伊夫的欧冠是当巴塞罗那教练时得的)。两人同样技艺超群,同样脾气古怪——当然也同样是球场上的“魏晋名士”。

“我的标签很多:前足球运动员、前技术总监、前教练、前荣誉主席。整串名单再次完美地诠释了一个道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克鲁伊夫这略带自嘲的“名言”,可说是他一生的“结语”……筵席,的确已散了。

笔心

如此逆反思维,已不止于“全攻全守”之兵法,而是“攻者守也,守者攻也”的“足球哲学”了。——蔡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