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南发:马上封侯

山东滕州出土汉代画像石被认为是“马上封侯”纹样,其实另有寓意。
山东滕州出土汉代画像石被认为是“马上封侯”纹样,其实另有寓意。

字体大小:

闲人闲语

人的观念中,猴子是富有神性的动物,它们利用自己善于攀爬的天性,可以由人间攀升到天国神境,引导人的灵魂到天国。

今年是猴年,华族民间传统,有许多以猴谐音的吉祥图案。

如一群猴子抬着一只身着官服坐轿子的猴子,寓意“升官晋侯”;喜鹊、花鹿、蜜蜂与猴子图案寓意“爵禄封侯”;老猴背小猴意思是“辈辈封侯”,猴子骑马就是“马上封侯”。

这种谐音文化,是中华文化一大特色,主要因为汉语为单字单音,同音字特别多。

据统计,常用汉字有8000个左右,而音节仅400多个,虽然汉语有四个声调,加起来也不过1600个左右,平均每个字有近6个同音字,谐音现象自然就比其他语言更为普遍。

像“马上封侯”这样的谐音吉语,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

有学者认为出现在2000多年前的汉朝,因为在山东、陕西、河南、四川等地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就有树下立马,马上立人或坐猴的画像,旁边往往还有人弯弓射树上的鸟雀;认为这就是“马上封侯”、“射爵(雀)封侯”的意思。

但如果以汉朝的习俗和语境来看,可能就不是那么简单。

在汉朝,马是打仗和生活的重要工具,所以早期古籍中的“马上”一词不仅指快捷,更多是指在马背上。如汉代《史记》载陆贾说汉高祖天下可以“居马上得之,宁可马上治之”;时代稍晚的《三国志》说“时太祖适近处,瑀随从,因于马上具草,书成呈之”,亦指随从曹操的阮瑀在马背上当场起草稿。

汉代西域多战火,男儿策马征战立军功,“马上”就成为封侯晋爵的主要途径和形象的象征。

以目前所见,“马上封侯”一词最早出现的例子,是宋朝黄庭坚诗句“原无马上封侯骨”,此处的“马上”依然为传统马背上立军功的意思,和猴子无关。

汉画像石均出自汉墓,画面描述的情景,主要是反映墓主人生前富贵生活,及死后祈求升天入仙界的信念,而后者应该才是那些画像石上描绘刻马、猴及射雀的真正用意。

解读这些画像石的含义,画面上的树和猴子,是两个最主要的关键。

画像石上,被认为是“马上封侯”或“射爵封侯”的情景,都发生在一株大树下 (如仅寓意马上封侯,这株大树就毫无意义),这株大树的特点是树上有鸟,说明这就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木扶桑,树上的鸟是每天轮流起飞的太阳鸟“金乌”。

扶桑神树,被认为是沟通天界的生命树。

在扶桑树下系马,就有把时间留住的意思。屈原在《离骚》写的“饮余马于咸池矣兮,总余辔科扶桑”,就是要把马系在扶桑树下,目的是要“以留日之入,人年得不老”(汉扬雄与晋人晋灼语)。

弯弓射扶桑树上的太阳鸟,则是不要让其起飞,一样是为了把时间留住。

把时间留住,当然就可以像神仙一样长生不老!

至于猴子,在古代中国也有其神圣含义。

在一些出土的西周和战国时代青铜器,有车型匮的盖钮,是一只坐猴,昂首挺身,傲然坐地,周围有四只神鸟围绕;这些青铜器都是祭祀礼器,猴子高居中位,说明其神圣意义。

70年代在河北出土的战国中山王陵《十五连盏铜灯》,树形连枝的灯盏,象征承托太阳的扶桑树,树枝上塑有许多猴子攀援其上,显示猴子有攀爬通天神树的特性。

山东出土一幅画像石,画中有一大鼓柱上饰有华盖,华盖上居二猴。猴子之上就是西王母仙境,华盖是天的象征,华盖上的猴子当然就是天国的仙猴。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一块画像石,刻两只猴子站在房屋正脊之上,两边有仙鸟、神兽;也有的画像石上刻的猴子周围云气缭绕,仙气十足。

这些图像充分说明在汉代人的观念中,猴子是富有神性的动物,它们利用自己善于攀爬的天性,可以由人间攀升到天国神境,引导人的灵魂到天国。猴子攀爬扶桑树就是这一观念最形象的展现。

因此,所谓汉代就出现“马上封侯”谐音吉语的说法,仍待商榷。

以目前所见,表现谐音吉语年代最早的文物出现在宋朝,就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所藏的一件南宋团扇,画面上有三猿猴与白鹭,寓意“三元得禄。”

明清时期,随城市经济与俗民文化兴起,如“马上封侯”等各种谐音吉语,才大量出现,流传迄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