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风吹麦浪

字体大小:

一瓢饮

人的口味会变的。小时候最怕吃面食,水饺大饼馒头面条,一概不待见。可是,步入中年后,开始渐渐喜欢上面食了,尤其是刚出炉的面包及面条,能感受到麦子的独特香味。后来听李健的《风吹麦浪》,头脑开小差,想到的却是面包和面条蕴涵的“麦香”。

面条算是北方的主食之一,实实在在,管饱。反倒是江南人吃面更加精致考究,苏州杭州上海的老字号面馆,品质都不错。陆文夫1982年完成小说《美食家》,写到苏州人吃面门槛精——去朱鸿兴吃“头汤面”。陆文夫算是小说家里的奇才,今天关于美食的小说有超越陆文夫的?我觉得没有。写美食的散文高手,首推汪曾祺。陆汪两人,是有内涵的美食家。

美食没有绝对的“最好”。但我要说,我吃过的最好的一碗面在怡保。去过怡保的朋友应该知道,一到晚上,怡保的旧街场一带黑灯瞎火,阴寂一片。那天傍晚抵达怡保,去觅食,居然找不到餐馆,沮丧之极,走了几个街区,忽然发现一个亮灯的门面——鸿图酒楼,进去点了一碗生虾面,鲜得来“眉毛落脱”,对这碗面我念念不忘,觉得此生没吃过这么味美的汤面。出了鸿图酒楼,天越发黑了,偶尔有车辆呼啸而去,或野猫一晃而过,荒诞,超现实。返新后,我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鸿图的生虾面如何如何。

这些年我常往上海跑,每次去,只要时间允许,就会到复兴公园溜达溜达,这里充满了法国情调,俗称法国公园。复兴公园不止一个入口,我一般从淮海路拐入雁荡路进去。雁荡路上有家小面馆“味香斋”,进公园前,一定先吃碗这家的招牌麻酱面。其实,我是为了这碗面才去公园的,逛累了,出公园,会再吃一碗素什锦面或其他面,完美收场。来一趟也不容易幺,得吃够本。味香斋,是国营老字号,环境糟,服务糟,在国营店纷纷倒闭或乏人问津的当下,这家老店的人气却与日俱增,不能不说是一则“传奇”。

很多人排斥快熟面(方便面),不健康啊防腐剂啊垃圾食品啊,这些我能理解。舒国治甚至说他从未吃过快熟面,看到这句话,除了羡慕他好命,也对他平民美食家的称号打了折扣。我对快熟面是感恩的,有一次发高烧,没有食欲,唯一想进口的就是快熟面,热腾腾下肚,发了一身汗,烧也退了。上次回合肥老家,外甥发高烧,我如法炮制,一碗快熟面加两个鸡蛋,退了他的烧。奇怪,老母亲这两年也爱上快熟面,我们让她一周最多吃一餐,调料包只用四分之一,自己另外添油加醋配青菜。几年前,世界快熟面评比,原以为快熟面大户的日本或台湾应该名列前茅,没想到本地“百胜厨”叻沙拉面和咖喱拉面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这个结果令我惊讶。时刻关注快熟面信息的外甥,得知后即刻发来电子邮件让我回去时各带一包给他,我照办了,可是外甥完全不能接受叻沙和咖喱的味道,吃一口就没法下咽了,大概“康师傅”已收买了他的胃。

快熟面,我一般就吃日清的“东京酱油拉面”和韩国“石锅拉面”。周五或周六的晚上,看电视读闲书,半夜才睡,饿了,放纵一下,吃一碗不健康的快熟面(加青菜番茄蘑菇),让心灵舒服一下,舒服了也就健康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