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弃文从舞

字体大小:

跑码头

可怜的苏菲玛索,只不过出差时贪玩于露天公共场所跳了一场舞,经陶杰先生在社交平台高调点评,大妈前大妈后呼喝一通,恐怕不能不马上直接下地狱了。我因为只看到硬照没有看到现场短片,不闻伴舞音乐的喧哗,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反正那个品流混杂的练舞场人头涌涌,她不跳大把人跳,少一个不嫌少多一个不嫌多,要是为了讨好中国人,模仿穿红风衣的南京婶婶爬上樱花树作回眸一笑百媚生状拍照留念,那时再口诛笔伐不迟。说到底闻鸡起舞不外肢体对环境的条件反射,所谓nature's calling,虽然是外国人对人有三急斯文的说法,借来作托词一样合情合理。节奏细胞发育正常的人类,听到旋律是会情不自禁摆动手脚的,我本人就是好例子,数星期前去荔枝角饶宗颐文化馆听昆曲讲座,邢金沙和温宇航两位老师一开腔,我便迷头迷脑跟随拍子摇晃,结果遭旁边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制止,皱起的眉头宣泄了他说不出的厌恶。

何况截图所见,玛女士当时穿着的薄外套背后印了“苏菲”,采用的竟然不是简体字而是繁体字,不为正面消息竖起大拇指,只为负面形象加油添酱,太不公平了。何况,狄卡比奥还说占尽昵称“小李”的便宜,勤习十分钟就可以大笔一挥骗取欢心,玛女士芳名笔划如此繁复,连当地人也不懂得写,你总不能期望她用这种文雅的途径在中国市场做宣传,避重就轻弃文从舞,有什么问题嘛?

我之所以对她效法广场大妈跳舞的新闻反应淡定,最大原因当然是从来不过她电,好心报讯的美魔女记者质问为什么,只能耸耸肩奉上“不为什么”,缘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无谓浪费脑细胞寻根究柢。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世界上美女非常多,向来杂食的我神坛挤拥到插针不入,其中有些系列的翘楚却从来不获列席邀请,虽然遭全世界封为女神,我的香油一滴也捞不到。譬如那天向余秘书炫耀,去年托杨导鸿福有幸与美艳如花的钟楚红茶聚,他流口水之余,以无限依恋口吻提起同代的叶蒨文,说当年对她的景仰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便野蛮报以“直男没得救”批语,头也不回扬长而去。玛女士这类淑女玉女,掌门人地位国际公认,我不但绝少买票捧场,连免费电视黄金档期播映,都往往高抬贱手立马转台,陶杰先生慷慨赠送的“气质优雅”桂冠,落在非粉眼中不外“逢尸必艳”变奏,盲目追崇小资浪漫衍生的“逢法必雅”扭曲心态。

然而公平讲一句,这些扬威海外的法国女星,在祖家通常都有落了妆若无其事过日常生活的本领,张学友自嘲背负帅哥包袱,她们才不管你一厢情愿罩在头顶的“优雅”金刚箍,兴之所至蹲在街头吃大排档面不改容,其豁达值得赞完又赞。就以玛女士为例,坦言“对于她这个法国人来说,这种在广州跳广场舞的机会,可能一生只有一次”,充满不跳白不跳的激情,简直可爱到极点。说到底她也是血肉之躯,当游客什么傻事都有资格做,巴黎不是很包容玩残春天百货的叔叔婶婶吗,别忘记礼尚往来啊!

(传自巴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