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酿制爱心

真材实料的手制客家酿豆腐。
真材实料的手制客家酿豆腐。

字体大小:

2359

夹在菜肴中那份心意和来自长辈的关爱,在外头没有任何一道星级美食能相比。

大姑妈90大寿,在家摆的寿宴,主角是只有大日子才会露脸的客家酿豆腐。

我自小就吃大姑丈大姑妈的手制酿豆腐,都在过年过节大日子,真材实料的肉馅让豆干、豆腐、苦瓜及冬菇等团团包围,在装满花生的甜汤里热滚,入口的香醇味道配上自制辣椒酱,从小吃到大。从小时候的以为是理所当然的家常菜,直到长大后明白那是要有口福才吃得到的幸福,我们家这客家酿豆腐,伴随亲友三代人几十年,成为大家平日生活中看似最平常但其实最珍贵的记忆之一。

我们这客家酿豆腐,我经常向人提起,朋友间早已听闻。事实上,在外确是没吃过那么“肥美”的真材实料酿豆腐,当然自豪。但我更感动的是这酿豆腐内装满的心意,因为实在得花很多功夫和时间制作,筹备起来得花上好几天,不是随时想吃就有得吃,因此能被大姑丈大姑妈一家“受邀”品尝,就知道必定是喜庆节日,极为盼望。

厨艺精湛的大姑丈还在世的时候,这酿豆腐是由他亲手制作,记忆中那味道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其实我是不吃豆腐的,专挑肉馅,小时候更是只将肉馅从豆干豆腐中挖出来吃,也只有当肉馅真是特别厚特别多才能这样子吃,在外是几乎不可能吃得到。大姑丈离世后,我们家的酿豆腐并没失传,由下一代人接手。我很幸运,表哥表姐得到大姑丈的真传,厨艺也非常了得,这陪伴我们长大的客家酿豆腐经他们的手,继续在大日子飘香。

不说不觉察,原来那天有幸再尝酿豆腐,已是好几年来的第一次,事关酿豆腐制作工程浩大,除了得预先到巴刹预订材料,在厨房制作的时间更是冗长,不只是手要出力,还得在油烟间站上很长时间,没有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实在不能应付。我们总是越来越忙,加上家中长者越来越需要更多时间照顾,可花在厨房的时间自然相对减少。今时今日,要吃这自制的酿豆腐,真得要有很大很大的日子才有口福。

我时不时会问表哥表姐什么时候有酿豆腐吃,那并非随口问问,而是真的想吃。每一次吃饱都不忘打包很多回家,每天午餐晚餐很舍不得地一点一点弄热来吃,可以慢慢吃上一个星期,味道依然鲜甜。

近几年我吃得多,在外尝遍各种美食,但最美味的依然是长辈亲手制作的佳肴。我想很多人都有类似的体验,平时不觉,一旦在外久了,尤其是出国一两个星期后,回返家门之际最能一解乡愁的就是家里的饭菜香。那也许不是老饕最标准的美食,不一定有美酒相伴,在餐桌上的呈现方式也许并不讲究,但夹在菜肴中那份心意和来自长辈的关爱,在外头没有任何一道星级美食能相比。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我们渐渐长大,这以爱心酿制的味道,将会越来越珍贵。有得吃,得尽量吃。

K2359k@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