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童:尽头

字体大小:

客串篇

死巷,死胡同,死路一条都好,还是福建话的“无尾巷”较中听,与“死”字无关。

家就坐落在一条小路上,这小路不长,是路的尽头。常有车辆行驶到路的尽头,左望右望,才怏怏然倒转回头,路面窄小,不可能一次过U转回头,于是乎要像考驾照一样,三次回头,甚至五次,持有当年所谓“咖啡”驾照的,甚至要“拉牙”下车探个究竟。其实路口已有明显的标志竖立,此路不通,却偏偏有人喜欢往死胡同里打转,找方便,找捷径,找运气,还妄想找条出路。

亚洲大陆最最最南端也就是陆地的尽头在哪里?就在圣淘沙岛的最南端。惭愧,身为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上过导游课程,才恍然大悟,后来才站在客人面前,头头是道口沫横飞,天南地北来真的。

怀念榜鹅尾,也是路的尽头,当年是吃辣椒螃蟹的好去处,那是童年往事,比SG50还早,当年爸驾部公司的老爷车,偶尔全家一起来这兜风,但不常去,印象中只知道吃螃蟹必须到榜鹅尾才算正统,才美味。至于是不是“独贡”到吮手指?小时的记忆骗不了人,发誓,真的没尝过。

感情的尽头,旁观者不清,当局者更身陷雾霾中。爱人跑路,少年十五二十时,满头金发还没定性就学人谈判,其实他们心中放不下的是手中的爱phone,这种恋情是西洋人常说的“狗仔恋”;较成熟一点的,理性看待,摊牌就算,你的我的法庭上自有分晓。

人生尽头,最难面对,该从何说起。

几时才是人生的尽头,没人能预料,只能无奈的说,上天自有安排。

亲人病重,主治医生诊断,末期。看她身子一天天虚弱,人生尽头一天天逼近,时间分分秒秒不断消失,此时此刻,谁不盼望柳暗花又明,奇迹出现。

是谁说了算,什么叫逼近?什么叫尽头?是下一秒?明天后天?下星期?下个月?是医学上的根据?还是一般上都这么推算?回到没数据的年代,又是谁说了算?由谁主宰?风神?雨神?火神?身旁的亲人心中千万个不接受。

人生的尽头人人必须面对,七十古来稀是否尾声?假如……唉!还是积极坦然面对,做好眼前该做的事,时间不留人,没得再假如假如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