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火:没说一句话就走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四五十年代,还是英殖民地统治时期,一切都很落后,尤其是医药方面,根本是采取自生自灭的冷漠不负责任态度,居民有病唯有找药材店的中医师,人民生活在动荡贫穷中。

有一午夜,妈妈突爆发心绞痛,脸色苍白,全身乏力,疼痛万分。爸在马来亚工厂工作,没人做主依靠,儿女们全绕在身边猛搽万金油。夜深人静,四周漆黑,求助无门。家人提议到邻村请姐姐姐夫来,当时没有电话,凌晨时分派谁去?我去!当时我只有十岁大,骑了脚踏车就走。晓风冷吹,半残月低挂,寒星低垂,明亮帮照明道路。脚踏车飞奔,大狗小狗在车后追,引起甘榜狗吠声此起彼落。

姐姐姐夫与我匆匆赶回家,稳定大家恐惧心。妈妈一直没好转过来,大家彻夜未眠,等待天明。我心急如焚,为何黑夜如此漫长,什么时候天才亮,好把中医师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黑黑,地茫茫,东边没有一片红,感觉等待最苦、最焦急、最心痛。

天亮了,中医师匆匆骑脚踏车来,替母亲把脉并开药单,立刻到药店拿药,煎煮服下,病大有好转。衷心感谢这位悬壶济世的老中医师。甘榜居民听说妈生病,很多人带鸡蛋、红字炼奶、饼干、阿华田,甚至珍贵的洋参来探病,也协助处理家务和代买菜等,让妈宽心养病也早日痊愈;一家有难百家帮,甘榜精神和甘榜情,就是这么有凝聚力和可亲可贵。

多年后,来到旧甘榜老屋的榴梿树下,思潮愁绪连绵起伏,妈妈就是在树下瓣开榴梿昏倒而逝世,这也是她一生虔诚礼拜观世音菩萨求得善终的意愿。多少次站在树下追思,总觉得我们亏欠她太多,妈过劳抚养一大群儿女长大成人,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走,就是不愿拖累儿女而悄然离去。红尘俗世总是苦和空,愿您了无牵挂,在您选择的西方净土极乐世界快乐幸福地生活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