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带一只猫回家

字体大小:

没面子书

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只虎斑猫,是哥哥在屋后的沟渠里捡到的,捡到的时候还是一只小猫咪,猫妈妈有来过我们家要孩子,要过几次都不得而终,后来就消失了。我和虎斑猫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常常是他主动过来黏我,蹭我。我们共处的日子也不算长,我13岁那年,就被爸爸妈妈送去新加坡求学。不久我就听说他病死了,反应相当淡漠,差一点点就是冷漠。

如今回想起来,我对这只虎斑猫的记忆只剩下一些零星片段。例如他喜欢跟我和家人玩寻宝游戏,他捉到的老鼠和雀鸟都身首异处,姐姐扫地的时候常常尖叫。例如有一次他在睡午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沿着屋梁游走,稍稍抬眼,一只胖胖的老鼠就失足掉了下来,吓了他一大跳。

虎斑猫离开我们之后,家里再也不曾养猫。我的猫缘也仅止于我在路上跟流浪猫的短暂际遇,彼此遥遥互相交换陌生的瞥视,互不干涉。当然不是每一只流浪猫都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有第一次见面就很投缘,但我仍旧很少会主动跟他们交接,常常是他们主动过来黏我,蹭我,而我也只是抚摸他们一下。但很奇怪,每次抚摸一只猫咪,我整个人就会变得更柔软些,嘴角也没有那么僵硬,并且打从心里微笑出来。

我开始慢慢拉近自己跟猫之间的距离,是在认识隐匿之后。隐匿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猫奴朋友,她在她跟老公辛苦经营的有河Book这家独立书店里,陆陆续续照顾了百多只流浪猫,为他们一一编号取名,还出了一本深情款款的猫书,书名《河猫——有河book街猫记录》。

每次看见隐匿为了流浪猫们心力交瘁,总是让我暗自心惊:怎么有人可以对流浪猫付出那么多?但我这个猫奴朋友认为:“你对猫的付出,永远比不上猫对你的回报。”我越贴近猫咪,我对这句话的体会就越深刻。因为猫咪,即使过去她再怎么厌世,隐匿还是选择留在这里。即使后来生病了,她也没有放弃猫咪,但也因此没有放弃自己,甚至学会了爱惜自己。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她对猫咪的爱,那是一种从来没有把对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的人所无法领会的爱。其实也有改变,她对猫咪的爱变得更深,也更从容。

隐匿让我对人与猫之间的关系可以去到什么样的程度有所改观。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也认为流浪猫应该自由来去,人类不应该介入太多。人类应该做的,就是不去伤害他们。曾经我对一些爱猫人为流浪猫做TNR(捕捉、结扎、放回)不以为然,我觉得应该被捉去结扎然后把耳朵剪去一角的,是那些伤害流浪猫的人类。其实直到今天,仍然觉得TNR是违反自然的,只是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反对了。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做出对猫不利的事,TNR或许仍是目前保护流浪猫的最好方式。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带一只猫回家,但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如何能照顾得好另一个生命。不过这个理由会不会是一个借口?或许真正的理由是,我不想对另一个生命负责?一直到这两年,我才真正愿意学习爱一个人,以及,学习爱一只猫。这是我心爱的人,和我们心爱的猫,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我还在学习中。

所有的爱猫人都应该读《河猫》,所有的恨猫人更应该读《河猫》。这本书记录了隐匿跟她照顾的流浪猫共处相知的岁月点滴,记录了这些异类朋友带给她的欢笑和泪水、光亮和影子,还有许许多多的领悟,关于猫,关于自由,关于爱,关于永恒,关于未来。未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爱。(传自吉隆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