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春:老街童年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最近在写密驼路联络所,找出好几张老街的照片。

老街的后面,便是密驼路联络所,后来换了招牌,密驼路三字改为勿拉士峇沙。

我4岁那年,住在老街,推开后面,便是密驼路联络所。联络所有个大公园,公园里有几个秋千,那里是海南人的天地。海南话秋千叫“中秋” ,这个大公园我们叫它“中秋园”。

童年的眼睛,像照相机一样,对着老街和“中秋园”的一景一物,咔嚓咔嚓的拍个不停,然后存档在记忆里。几十年后,岁月催人,很多东西渐渐忘掉,但老街和中秋园,还清清楚楚留存在我的记忆里。

那天何乃强医生传来whatsApp ,有一张沧桑味十足的照片,一个主妇带着一个孩子,背后是他的安昌金铺,照片里飘来了岁月的味道,真叫人喜欢。照片是在老街后巷拍的,后巷的左边是密驼路联络所,右边是老街。

几十年过去了,童年的老街,有我很多故事,在记忆里保存得很好。

老街住的都是海南人,人称海南街,只有三两间店,不是海南人开的,其中一间是火炭店,店名刘裕成,老板是潮州人,我们一家几口便住在楼上。火炭店的几个兄弟姐妹,都会说流利的海南话,我也能讲一口不错的潮州话,便是因为住在潮州人的火炭店。

父亲在火炭店的隔壁,开了一间汇庄,招牌叫顺成隆。6岁那年,我们一家搬到顺成隆。顺成隆的隔壁是圣功学校,校长夫妇是上海人,我的“手拍手拍拍手”,便是在这里读的。“圣功”只办到三年纪,我便转到东陵的启发学校。

那天过年团拜,遇到前辈龙程云先生,他也在“圣功”读过书,原来龙先生还是我的小学学长。我曾写过《回忆圣功》一文,说“圣功”只办到小三,龙先生说他在“圣功”读到六年级,才到中正读中学。

不可能啊,“圣功”就在我家隔壁,上学放学只走几步路,不用过马路,多方便,如果“圣功”办到六年级,父亲怎会让我转学去“启发”呢?

我和龙先生在谈这个问题,终于找出答案了。原来他是战前在“圣功”读书,那时“圣功”有六年级班。我是战后才读“圣功”,不知为什么,只办到小学三年级。

找出答案,捞鱼生开始,大家集中精神,一面捞一面喊“发啊”,也不再谈“圣功”了。

捞过鱼生,老友龙莆春走来,满脸过年的喜悦,一声“恭喜发财”后,握着我的手说,我们都是老街的人,你家在一街,我父亲在三街做生意。

三街和一街,中间还有一条二街,都是老街。三条老街都有后巷可通,我童年时代,在老街找朋友,大都走后巷。有一年,到处在打羽毛球,老街的后巷,也成了羽球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