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菁云:简约主义

字体大小:

快乐红蜻蜓

相比很多人,我这些年搬了好多次家。结婚以前和家人搬了两次家;第一次是很大阵仗地从乡村坐卡车搬到了义顺,然后又从组屋搬到了附近一带的房子里。结婚16年,我竟然也搬了四次家。也就是说大概平均每四年就要搬一次。如果包括间中我搬到哥哥和姐姐家住的那两次,到现在我差不多搬了十次家呢!我都快变成“搬家高手了”!有时候我甚至想,我上辈子可能就是游牧民族吧,所以这辈子总是要搬来搬去的。搬家是很累的。但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样搬来搬去其实也让我对整理和生活有了一些想法。

这次搬家,我告诉自己要狠下心重新整理让生活过得简单一些些,要学习日本近几年的“简约主义”。于是我设下了几个原则。“凡是已经忘记它的存在的东西,丢。没有记忆点的东西,丢。没有实质用途的东西,丢。”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清货”行动。整理的过程中我发现大部分的收藏当然是为了保留住过去美好的回忆。但另有好一些连自己都不太能确定为何一直收着。看着这些东西我都会很努力地想为什么我前几次搬家都没把它丢弃?究竟那几次整理我的想法是什么,想纪念什么?可是就是很用力地想也未必想得起来。过去的记忆中某些部分已经模糊不清,又或者已经完全没有了相关的记忆。

我把放在衣柜上方已经几年没打开,被厚厚的一层灰尘覆盖着的 近八个箱子拿下来一个个检查整理。心里想着,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做到“断舍离“!

可我却在这些箱子里找到无尽的回忆。过去采访制作的节目,以前主持《早安,您好!》家人帮我录下的节目DVD,以前疯狂收集的最喜欢的歌手的CD、卡带、卡片、照片。我使尽了全力让自己“断舍离”,把好多的东西都丢弃,但一边整理,过去的点点滴滴不断涌现脑海;中学生日的时候同学亲手做的礼物、初院同学写给我的信……结果就是我的“断舍离”失败了 。

作为我的生命的印记就是这些东西最有价值的地方了。所以最后还是留下了好多的物品。

我的小小总结是我和很多人一样害怕失去也难“断舍离“。但这还是要慢慢学习的。我不知道这辈子我是否还会再搬家,随着年岁的增加是否会越来越“看得开”并真正做到“简约主义”。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往这个方向。如果你和我一样,那就好好努力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