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好莱坞读书会

字体大小:

黄金冒险号

科恩兄弟的《凯撒万岁》是绝妙好戏,要懂得一点旧电影方得欣赏。可惜今日香港人失忆,以前的事情一概不知。如果说看过《宾虚传》,记得其中细节,会遭人嘲笑年龄──这种心智,就少开了许多眼界。

电影讲50年代的好莱坞,一个大明星遭到电影工会潜藏的共党分子绑架,准备劫持去莫斯科。

戏中不仅是冷战时代,而且是麦卡锡风暴之后不久──联邦调查局长胡佛和麦卡锡一起在美国影坛抓共产党,共产党则在片场组织“读书会”(Study Group)。电影的字幕,将“读书会”译成“研究组”,可知香港现代史教育之贫乏。

“读书会”是30年代上海影艺、50年代初香港影艺和教育界之间流行的左倾组织。“读书会”不是叫你随便读书,而是由一位大哥大姐秘密领导下读马克思主义的书。读书会专门吸收向往求知而浪漫的年轻人,像地下的宗教会社(包括邪教),陌生的人,在“读书会”中相识,在组织关怀下互相取暖,渐渐团结起来,为理想而奋斗。

“常青树”李丽华南来香港,就参加过一阵读书会,但后来感到味道不太对劲。原来所谓的“港英”,在港督葛量洪主政时,也很留意读书会。因为英国人不傻:民国的政权,在上海就是被一伙参加了读书会而后创作社会写实文艺的左倾文艺青年先唱衰,复推行心战葬送掉的。1949年之后,英国人怕共产党将上海的一套搬来,盯住了读书会的一伙头目,如作家司马文森、夏衍,演员舒适、刘琼、韩非,一举而抓捕,驱逐出境。

《凯撒万岁》的好莱坞明星──影射电影《宾虚传》里一个角色──也被绑入了读书会,如此场面,似曾相识:读书会批判好莱坞美帝的文化霸权,叫会员投奔苏联。科恩兄弟意思是:胡佛和麦卡锡,当年在好莱坞掀起的“白色恐怖”,其实没有错,只不过“扩大了”,犯了点冤枉了一些好人的轻微错误。

戏好看之处,就是当年的出水芙蓉、踢跶舞、牛仔戏,通通重演还原,而且嘲讽其中的虚荣与愚昧。

香港的年轻人嚷着要参政,不读历史,不看看同样年轻的科恩兄弟此一黑色星辉喜剧,无从参政。 (传自香港)

笔心

如果说看过《宾虚传》,记得其中细节,会遭人嘲笑年龄──这种心智,就少开了许多眼界。

——陶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