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惶惶

字体大小:

玩泥沙

人心越来越惶惶。又有一个飞机乘客因有人对他起疑而被令下机。这已经是英国廉价航空Easyjet在短短几周内第三次发生类似事件。这次倒霉的是一个来自伦敦的非洲后裔。他原本从意大利比萨飞往英国伦敦,上机后却因有个乘客向机组人员投诉说他行径可疑而被逐下机,并接受警察盘问15个小时。待警察确定他非危险人物后,才让他乘搭隔天班机回返伦敦。

当事人的愤怒可想而知。他对媒体说,既然对方对他感到不安,下机的应该是她。他也说这个事件所反映的问题大于航空公司对他造成的不便,而更涉及种族歧视。在巴黎和布鲁塞尔遇恐袭后,回教徒甚至是非回教徒但深肤色的族群, 面对自九一一事件以来更加普遍的第二波种族歧视浪潮。

再早前的另一个类似事件更让人啼笑皆非。一个出生于尼日利亚、现居伦敦的基督教徒在登机后用手机WhatsApp简讯与友人安排祷告会。隔邻的乘客撇头看见他简讯中的“祷告”题目,吓得冒一身冷汗,把他当极端回教分子向机组人员报告。维安人员随后上机要求他提供手机密码,检查他的简讯并审问调查。令人不解的是,在维安人员证实他的清白后,飞机机长竟然仍坚持要他下机,改乘另一架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

航空公司针对这几起乌龙事件都称是为乘客的安全考量而发出逐客令。飞机若遭恐袭,后果不堪设想,航空公司对任何恐袭威胁采取严谨的态度是必要的。但在恐怖威胁面前,无罪推定的民主原则和人权仿佛成了泡影。被误认为是恐怖分子的乘客,不只要牺牲个人隐私向维安人员提供手机密码,还要想方设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恐怖主义所使用的残忍手法通过各种传媒媒介,已深深地烙印在全球人民的脑海里,成为一种隐形的心理负担,加剧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猜疑。我曾经在乘坐伦敦地下铁时,心里头也闪过万一作回教打扮的乘客是恐怖分子的念头。一旦让恐惧油生,就能使人抛开理性地胡思乱想。我长期生活在全世界回教徒人数最多的国家,连我都会有如此的反应,可想而知那些对回教少有接触、长期生活在传统西方社会的白人,面对有关回教极端主义的新闻报道,内心能有多焦虑。

但我们要谨记历史的教训。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猜疑是纳粹主义和种族灭绝的前提。若不加以防设地让这种排外的心理助长,人类社会只会走向极端化,引发更多的暴力冲突。特朗普之所以能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战中遥遥领先,靠的就是煽动人民的不安情绪。面对蛮横的恐怖主义,最好的武器仍旧是人类文明。

(传自雅加达)skokeng@yahoo.com

笔心

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猜疑,是纳粹主义和种族灭绝的前提。——沈帼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