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山元:怀旧与前瞻

字体大小:

开门见山

人老了,难免要怀旧,怀旧就是往后看,为什么要往后看?因为自己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大悲大喜,往事值得回味,干吗不回味?为什么不向前看?有些老人反问:向前看什么?前面已经没有东西可看了,看到的是自己生命的尽头,不禁悲从中来,你说好看吗?

其实,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把晚年看得那么灰暗,从人生的黄昏到日落这段时间尽管不长,但是还有许多事情可做的,可以不必让黄昏岁月留白。宋代诗人陆游有诗曰:秋浅叶未丹,日落山更青,这就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晚年的生活方式,当然也有人弃权。我很喜欢中国一首歌颂人生黄昏的歌《夕阳红》,歌词是: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有多少情爱化作一片夕阳红。

说到积极的人生态度,我想起了今年2月12日在北京逝世的著名艺术家阎肃(终年86岁)。阎肃一生写过约1000首歌词,还编创了多部歌剧,包括闻名全国的歌剧《江姐》,人们熟悉的歌曲《红梅赞》歌词作者就是阎肃。新加坡人最熟悉的恐怕是电视剧《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作词者正是阎肃。阎老活到80多岁还在创作,生命不息,创作不止,还参加各种文艺活动。阎肃选择的是自己的晚年生活方式。

近年来,新加坡兴起了怀旧之风,有社会贤达、政坛元老、文化名人自己撰写的回忆录,也有别人为他们树碑立传。无论是哪一种方式,这些带有怀旧性质的书都是新加坡大历史中的小历史,它像一块砖一片瓦,构成了新加坡大历史的宏图。

一些历史悠久的传统华校的校友纷纷编写和出版纪念册,那都是有历史参考价值的文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原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林任君主编的那部关于公教中学的纪念刊,以及华中校庆90周年的纪念特刊。也许因为我是公教附小的学生吧,在公教念了六年小学,那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六年。公教的纪念刊保留了许多美好温馨的记忆,还给予我再学习、再做事的动力,这样,我才不会辜负母校的教导。

华中校庆90周年纪念特刊中刘培芳对林清如的专访,给我的印象尤其深刻,那是一篇浓缩版的新加坡学生运动史。这些收集了大量怀旧文章的学校、社团特刊,包括各会馆、中华总商会、怡和轩的纪念刊,其实就是新加坡教育史、社团史与社会运动史的一部分,出版这些特刊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怀旧,更重要的是鼓励大家继往开来,再创辉煌。

怀旧没有什么不好,有时甚至是国家全民的需要。还记得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吧?那其实是全国数百万人民集体怀旧,谁说没有意义?怀旧不是要我们沉睡在过去不醒,而是要我们检讨和总结过去的成就得失,抖擞精神勇攀新高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