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顺变

字体大小:

没面子书

刚刚离开我们的意大利小说家艾可宣称自己是为了某些理想读者而写作,他说:“我跟那些说写作是为了自己的烂作家可不是同一伙的。”

我敬爱的艾可老先生,如果你是为了他人的掌声,为了你想象中的巨大群众而写,那你确实需要天赋。但我只为自己而写,我只需要做我自己,就算我只是个烂作家。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必须有自己的准绳和底线,而且你不能把自己的准绳和底线强加在他人的身上,没有用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会这么乱。

近读一篇报道,关于台湾连锁书店逐渐没落或者转型,因为今时今日网购更加便利。

有受访者指出,选择上网买书,除了有打折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方便,因为不想提很重的书回家。

我有一个朋友刚好相反,比起上网在虚拟书店里打捞,她更喜欢到实体书店去碰碰运气,看看自己会在浩淼字海发现什么新岛屿。

实体书店的真实氛围和温度;把书拿在手上的感觉;打开书本的味道;在某个角落遇见谁谁谁的可能,这些,都是实体书店令人流连的原因。

母子俩路过花店。

做母亲的看中一盆盛开的花,问做儿子的:“不知道这花可以开到几时呢?”

做儿子的漫不经心回答:“可以开到它们枯萎为止。”

多么好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的。

对一个正在感受快乐的微风的人,“永远”是个浪漫但不切实际的承诺。

对一个刚刚失去什么——恋情、亲人、朋友、宝贝——的人来说,“永远”是则输给时间的谎言。

但对一个身陷痛苦的泥沼的人来说,“无常”,未尝不是一种看似冷酷实则温柔的安慰。

这篇东西尚未完稿,就听说了噩耗。

毕明称她为“The queen of curve”。对我而言,她是建筑界的夏宇,不断把建筑语言的界线带到更远的地方。

Zaha Hadid,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家,享年65。(传自曼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