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维多利亚的秘密

字体大小:

跑码头

现在香港人都叫她“贝克汉姆嫂”,Posh Spice这带点嘲讽意味的雅号,即使早就烟消云散,提都没有人再提,她倒努力活出了一种盛世繁华,相夫育子之余进军服装界,完全没有辜负当初冠在头上那个高贵的字。新店开设中环,消息登上娱乐版,记者维多利亚前维多利亚后的写得亲切非常,令我也想挨上前叨叨光。

九七还是九八年,有位体格健硕的香港朋友来巴黎探我,因为是第一次欧游,不甘单单窝在花都,于是一起到意大利玩了几天。其中一站是罗马,罗马美景不胜枚举,不能不去的我认为是有200多年历史的名人聚脚点Caffee Greco,招牌前挂着童叟无欺的Antico,一副江湖老行尊架势,写信回家炫耀肯定不失礼,顺便还可以攀爬半街之隔的西班牙梯级,勤于健身的壮士就算对诗人济慈毫无兴趣,咖啡总不介意喝喝。

谁不知那条Via dei Condotti人头涌涌,比大除夕的纽约时代广场更水泄不通。人潮处于静止状态,明显没有向东流或向西流迹象,男男女女个个翘首以待,仿佛百年不遇天象奇景即将降临。我们一头雾水,连忙询问身边的陌生人,他指一指街角店铺,吐出几个属于国际语言的单词:“Prada! Spice Girls!”哎呀,原来是如日中天的女子组合“辣妹”出巡,光顾名店购物哩,非粉丝无端端被逼参与其盛,不知是悲是喜。

正准备绕道而行,群众忽然骚动,继而发出响彻云霄欢呼,抬头一望,乐坛新贵的公关果然不是白收薪酬的,特别安排五辣站在露台向信众挥手致意,通常为梵蒂冈保留的神圣宗教仪式,意外在铜臭阵阵的地段上演。

后来?后来当然Caffee Greco也去了,Prada也去了,心想事成找到一件宝蓝色的凯丝米大衣,一个冬季一个冬季穿到今天。

追崇甜美物质生活的庸人就是这样,丢铜板进《露滴牡丹开》的翠菲泉许愿不舍得,大规模把辛苦赚来的血汗钱进贡时尚店铺却眼也不眨,从容就义誓不低头。回忆起曾经遗下的足迹,这些身外物还昂然以地标自居,费里尼他们虽然荣任精神向导,提供温暖和满足虚荣的是另一些人。

将来的事没有人知道,但提起2016年3月,我大概会记得某个乍暖还寒的星期五,在上环PMQ买了一只青灰色帆布的瑞典医生袋,更不会忘记原先三心两意犹豫不决,如何被味道图书馆馆长夫人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对上一次偶遇是去年初,地点殡仪馆外,英年早逝的朋友人缘极佳,活跃文化界的馆长伉俪和他有交往一点也不出奇,大家默然走到红磡火车站各奔前程,勉强打了两声哈哈。

这天我专诚拜会在PMQ拍剧照的进念演员,不料碰上准备会合另一半的馆长夫人,天南地北扯得再远,务实的消费者都不会丧失理智,讲了几句便单刀直入向在该商厦主持铺位的她查询,帮衬街坊有没有折头打,因为看中的包包实在太贵,经济能力远远负担不起。她郑重否认衔头之后,叹息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幽幽吐出警世恒言:“考虑什么呢?想买就买吧,趁还有那团火。”

亲爱的读者,你们也要紧记。

(传自巴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