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乐:苦与乐

字体大小:

客船钟声

三月份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又来到神州大地,这趟一个多月的任务是前往上海和周边的各个事业单位,分享我们倡导的泰生企业管理文化。我从位于苏州阳澄湖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开始,接着是昆山的球场,尔后回到太阳岛,截至在崇明的农场写此稿时,已经完成14场的分享会,下来还要到上海新加坡国际学校。

芸芸众生,根基不同,金木水火,各有天性,我其实并不擅长讲学授课,之前虽曾在NUS担任四年的兼职讲师,每逢大课的前夕,即便早有充分的备课,当晚总是难以入眠,尽管如此,我总是以最佳状态登上讲台,直到下课,精神虚脱中却有一种苦尽甘来、无法形容的满足感。原来苦与乐可为一体,如此缠绵。

人生在世,苦多乐少,这不是悲观,而是铁一般的事实,人之“老病死”都是无法规避的铁律,这三大苦事犹如三座大山,权贵巨富皆须面对,生离死别更是所有人一生的结局。无奈的是,苦事不召自来,乐事却得极力争取。正因如此,思维能量强的人,可以借这股力量化苦为乐、离苦得乐,最大限度发掘“可乐”的事物。

比如住在上海市郊的太阳岛,环境清幽、绿树成荫,北欧式度假小屋错落其间,一年四季风景换装,千姿百态,三月春花绽放,最乐莫过于晚饭过后的散步。我选择六点十五分到七点钟出去走走,刚巧是天色转变最明显的时段,一路穿梭于度假村内的铺砖小径,呼吸之间有一种土与草的清香沁入心脾,泖河上忙碌往返的货船,拖曳的白浪随摩托声渐远渐息,春天傍晚的冷风扑面清凉,我拉高领子顶风前行,走着,走着,草丛的照明灯精灵般张开眼睛,一排街灯的晕黄光圈,推开了渐渐合拢的夜幕,也把我罩在其中。在这饭后的慢步中,我找到了太阳岛上的乐子。

苦中作乐则在国民服役的年代,那是大量消耗体能的岁月,行军夜宿野外的日子,无垠夜空让思绪驰骋九霄云外,摆脱肉体的桎梏,在自由被压缩的空间中觅得一丝罕有的自在,在“受苦”的同时也能乐在其中。

今晚入住崇明岛上的泰生农场,晚饭之后绕着农场,走过鸡舍、羊栏与黑猪栏,还有蔬菜大棚,仰望星空,无边浩瀚的宇宙,顿觉自身渺小,人间难得走一回,怎能不乐己又乐人?

(传自崇明岛)

笔心

在自由被压缩的空间中觅得一丝罕有的自在,在“受苦”的同时也能乐在其中。——李永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