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海蛎的世界

字体大小:

闲云舒卷

在蟳埔的大街小巷里漫步,沉甸甸地压在空气里的,是海蛎腥膻的气息;沉甸甸地堆在屋内屋外各个角落里的,是一大袋一大袋海蛎的空壳;每一户人家,都为海蛎忙得不可开交;每一寸空间,都晃动着海蛎的影子。

哎哟,这蟳埔,可真是一个海蛎的世界啊!

时值晌午,蟳埔女将海里采收到的海蛎合力扛回家,家家户户的妇女们都坐在矮矮的凳子上,手脚利落地撬开海蛎,剔取海蛎肉。

我站在一户人家的庭院外,饶具兴味地看。一名满脸镶嵌着岁月痕迹的老妪,友善地向我打招呼:“嗳,进来坐坐呀!”

经年累月从事同样的劳作,使这户人家的几名妇人在撬海蛎时,动作麻利一如机械,只见她们手起手落,小小的螺丝刀便准确无误地伸进了海蛎微微张成一字形的薄壳里,再轻轻一撬、一剔,海蛎肉便轻而易举地被抠了出来。如此撬撬、剔剔、抠抠,不旋踵,肉感而又性感的海蛎肉,就在大大的盒子推推搡搡了。

和许多蟳埔人一样,这一户人家,也是世世代代以海蛎为生的。婆媳和妯娌们每天下海去采集的,不是野生的海蛎,而是自家在浅海里养殖的。

老妪意兴勃勃地告诉我,海蛎是附在岩石上生长的。蟳埔人家将岩石竖立于浅海的泥滩中,然后,撒下海蛎种苗。种苗在海水的冲刷下,紧紧依附于岩石上,靠着海水中营养丰富的微生物茁壮地成长。

养殖海蛎,犹如种植庄稼一样,是需要细心照料、耐心呵护的。

有趣的是,这海蛎养殖地是疆界分明的,它们各自有主,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而这养殖地,也可当作是自家财产的一部分,传给子孙后代。据说在古早年代,家中经济拮据时,海蛎养殖地还可以暂时典当呢!

海蛎生长的速度很快,一般上,每年10月到12月之间,海蛎最为鲜美肥大。蟳埔女的生活脉搏是和海蛎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顶着炙阳、披着月光下海采收海蛎,便是她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

采收海蛎,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对于寻常人来说,只要双脚一插进浅海的烂泥里,便会“泥足深陷,难以自拔”,然而,蟳埔女在常年常日的磨练下,好似学会了轻功,能在烂泥里行走自如,也能在及膝的海水里,轻轻松松地从岩块上铲出满篮子的海蛎。

此刻,老妪身旁那名双手飞快地撬海蛎的中年妇女,笑嘻嘻地说道:“瞧,我的婆婆,快80岁了,每天早上六点多和我们一起出海,她一个人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便能铲出100多斤海蛎呢!”

海蛎壳重,海蛎肉轻,去除了硬壳的海蛎肉,每斤才售20元(人民币)。种植稻粱的农夫感觉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养殖海蛎的渔家,何尝不在心里叹息碗里的海蛎肉“粒粒皆辛苦”呢?

善于“物尽其用”的蟳埔人,并没有任由海蛎壳“自暴自弃”。

由于海蛎壳里含有丰富的钙质,蟳埔女把海蛎壳碾碎,充作养鸡的饲料;也有一些人利用海蛎壳做成摆设品,出售给游客。

啊,如果我住在蟳埔,我一定会买下这些温柔地闪着月亮光泽的海蛎壳,然后,为自己建造一所玲珑精致的“蚵壳厝”。白天,专心一志地在“蚵壳厝”里研发各种以海蛎为原料的食谱;晚上,亮一盏灯,在海蛎厝里,看书、写作,把日子过得连神仙也羡慕……

(注:蟳埔位于中国福建省泉州以南10公里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