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灵修肥皂剧

字体大小:

没面子书

自从那次,在一行禅师的梅村,看见一只轻轻经过我们这些矫情造作的人类,那么自然,那么自在,真正活在当下的猫咪之后,再也不曾涉足任何宗教组织,再也不曾涉猎任何灵修书籍。

而后虽然曾在克里希那穆提的Rishi Valley小住,但我感兴趣的是这个所在的自然环境,荒瘠的山谷,蔚然的树林,广袤的天空,每天都一样,每天都不一样。

这里不是闭关中心,这里不是禅修中心,没有戒律,没有坐禅,没有法门,虽有聚集一堂探讨克氏教诲,所谓对话这类集体活动,但我一次都没参加过,宁可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路,走到小山丘上,极目眺望远方村落的灯光,星星一样群集在时间的荒原上。

鲜少上他们的图书馆专研克氏的书,常常静静坐在图书馆外的阳台上,抬眼凝望窗外一棵老树,有时看见两只松鼠在枝桠间互相追逐。

寒冷的冬天早晨,坐在小屋门前喝茶看书,偶然从书中的世界抬起头来,发现矮丛林里有只从未见过,造型奇特的鸟,面对造物主的不可思议,只觉惊异、好奇和敬畏。后来在图书馆翻查鸟类图鉴,这才知道世上有种名叫戴胜的鸟。

克氏的书无关灵修,里头写的,并非什么神秘体悟,或是什么灵性成长,里头写的都很实际: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有真正的沟通?我们是否能够真正接受自己,而非一味追求理想中的自己?我们是否能够全然活在此时此地,而非一味期许更美好的未来?我们有否可能真正顺应人事物的变化无常,而非一味在变化无常的人事物上寻找虚妄的安全感?欲望的本质是什么?恐惧的根源在哪里?这些。

这些都是克氏穷尽一生不停探讨,很实在的人生课题,也是他的读者或是听众经常忽视或者不敢面对的,他们更关注的是他有否真正开悟,是关于他的各种传闻,人云亦云,本末倒置。

克氏是否已经真正开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但他始终不曾自称是个觉者,而且拒绝成为他人上师,反而一直提醒你我,务必了解自己,点亮自己的光。觉者或是上师,这些光环都是人们给他戴在头上的。他们可以把帽子扣在他的头上,当然也可以从他的头上扯下帽子,而且总是可以给他找到一些罪名支持自己的观点。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他们自编自导自演自爽的灵修肥皂剧而已。(传自曼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