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修树惊心

字体大小:

伯爵茶

从寓所客厅落地窗往外望,只见三棵异常茂密的雨树,挡住武吉知马路上段新建的高架桥,而远方武吉知马山上的密林从雨树顶端露面。这是幅青翠的图画。

忽然一日在电梯看到通告,园内树木即将大事修剪,大吃一惊,这三棵树到底会被“修”成怎样?“别担心,不会成为莫达(光头)”是公寓经理给我的承诺。

修树的日子终于到来。只见机械将工人高高升空,电锯一动一动,一大把一大把的枝叶便掉落一地,窗前渐现高架桥,还有山脚下的建筑。工人如不停手,雨树不就成为“莫达”?立刻致电公寓经理;她不在,由助手接听。

“您是说网球场前的三棵雨树?不是修剪,是斩除。它们生病,树木专家认为须砍掉。”好好的三棵树,生的是什么病?   “专家”凭什么做这样的判断?心中出现许多个问号,但无法制止即将发生的事,差点掉泪。

这不是我第一次为树木被砍而痛心。十多年前常驻上海,寓所面向一排杨树,秋天落下叶子,让冬天和暖的朝阳洒入厅堂,春天长出新叶,夏天以一身浓郁挡住猛烈的日光。享受了杨树约三年,一天有工人“修树”,竟然将每一棵树砍得只剩下一根树干,令人看呆了眼。找公寓经理理论,他说是有住客投诉春季杨花飘引起过敏,“很快枝叶就会长回。”我忍不住咆哮:“你知道杨树长到先前的规模需多少年?工人图方便将树拦腰一截就叫做修?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妻好不容易才将身边那个盛怒的人拉走。

这些年经历了许多,一切已经看淡。面对着雨树即将被砍,我只能自我安慰,此后会多看到一点“山景”……但说也奇怪,在打了那通电话后,工人只顾清理散落在地上的枝叶,不再用电锯。“对不起,刚才我的助手说要砍的三棵不是雨树,而是明显有病的小凤凰木……”公寓经理的解释令我喜出望外。

三棵雨树果真没被修得光秃,换个坐的方向,我甚至还能观看到它们尚存的一点浓密微掩高架桥,而树干与分枝更呈现几何图像之美。窗外景色的变化我们无法掌控,但只要调整心情与视角,总能看出其悦目之处。

笔心

窗外景色的变化我们无法掌控,但只要调整心情与视角,总能看出其悦目之处。

——虎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