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报林与麻将

字体大小:

说黑道白

提起报林俱乐部,不得不提麻将。

对于麻将,我爱恨交集。从小给左邻右舍日夜“方城战”引发的“炮火”,“轰”得耳根难以清净,心神无法稳定,视麻将为“大敌”,深恶之深厌之。

初进报界没几天,上司忽然问我,是否懂得搓麻将。我摇头,他与周边的同事都掩口暗笑,如此说道:“投身文化界,岂可不识此精深博大之‘国粹’?那是基本的应酬,有些消息还得从麻将桌上听来。”

“国粹”既然如此“伟大”,唯有“入乡随俗”,从头学起。花了十数年的“学费”,从那桌上得来的“消息”屈指可数,得不偿失,深感所谓“小赌怡情”是最荒谬的谎言。

有人说,酒醉吐真言,其实,借酒“行凶”者,谎言当真的亦不少。麻将台上看人生,或许比酒醉更真实。麻将人生,百态横陈,冷眼旁观,亦算一大收获。

最令我“惊讶”的是平日道貌岸然,文坛上颇具盛名者,搓起麻将来,竟然出口成“脏”,丑行毕露。越是口说“不会打”的,越是装疯卖傻;经常“大杀三方”的,皆是“多多指教”挂在嘴上的。此外,还有各式各样有趣的“独家习惯”,例如在麻将纸上“画符”,念念有词,不断要求换位;更有专扣大牌,宁可“同归于尽”的……

当时报林会员还包括电视台、电台以及广告界的公关。因此,拖三带四,早期不少艺人也被拖来打麻将,包括还未靠“金大班”成名的姚炜;刚出道被形容是“七分秦祥林、三分秦汉”的周润发,他紧跟在当时红小生李道洪的后头,只有看的份……

有人批评报林的兴衰是:成也麻将,败也麻将。其实,个中原因不一而足,此说未免武断,“时不利兮”或许更为贴切。

因为,麻将当时被视为洪水猛兽,只要有投诉,警方势必上门。如今,麻将不但登上大雅之堂,很多安老院都以此“安老防痴”。人协还将之发扬光大,联络所四处招生,也举办麻将赛。换着是昔日,说不定全国麻将大赛还得由报林主办才够“权威”呢!

我曾在报林当过康乐组、福利组及研究组的理事,多次建议出版一些新闻工作者的作品集,或是记录报人报界的轶事与趣闻,连题目也构思好了,例如:《那些年,在报林……》到头来,那些提议、想法与岁月,都化为噼里啪啦的麻将声,那些麻将“脚”也都各打出了东南西北风,各走各路,仅剩我还在“单吊”,痴痴在等着“吃糊”!

hoyuenrick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