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想念

字体大小:

山外山

人一生中会想念的人有几个?你愿意花时间精神去想念他们,那他们在你生命中的地位肯定不简单。

W从南半球的岛屿拨了视讯电话过来。在植物园里带着我们家“毕加索”金毛犬散步的他,抬头看到天上的明月,想到远在热带岛国的我。

他说:想和你一起看看这里天上的明月。今晚的月亮很美。

想念一个人,还可以拨通电话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身影,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有人让你想念,其实,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大学毕业以后有将近十年的时间生活在海外,远离父母亲人朋友,最想念的还是父母。每天从异国他乡打电话回来新加坡,不管电话费有多昂贵,那是在Wifi还未普及的年代。

电话上总要分享孩子每天成长的趣事,新鲜国度生活的新鲜事,还有生活里大大小小的心烦事。

那样的想念更多是源自一种对无拘无束的分享的需要。父母亲看着我们长大,对我们的一切了若指掌,从小就开始的分享,长大了很自然变成一种延续,如果没有通电话聊天,就好像那一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办,会浑身的不舒服。

所以,希望孩子长大了还会和自己无所不谈的父母,记得分享一定要从小不间断地开始。变成习惯以后想戒都戒不掉。

这种分享也是家庭成员之间代代相传的一种精神,久而久之或许已变成基因的一部分。

现在,我一个人在新加坡,孩子们都在新西兰。从小习惯与妈妈分享生活大小事的她们也不间断地每天拨视讯来聊天,告诉我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家里的金毛犬和挪威森林猫又争宠了,今天两人自己准备晚餐又试做了哪几样新菜……

反正在最爱的人眼里,什么关于他的事情都会是有趣的。就连喉咙里随便“咕噜”一声,都会觉得百听不腻。

8000多公里外的我,听到W邀约赏月,一颗心仿佛坐着秋千荡到云端里去了。多么美好浪漫幸福又带点无奈的心情。

想念,在过去的年月里,很多时候是因为实际的距离。长期旅居国外的生活方式,造成很多想避也避不开的想念。

不过,想念,有的时候是因为生命里走着走着,就和谁擦肩而过了;走着走着,又发现和谁站在生与死界线的两边了。那样的想念,因为没有任何科技、工具可以逾越,所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很容易掉进自己搅动起来的情绪的漩涡。

人一生中会想念的人有几个?你愿意花时间精神去想念他们,那他们在你生命中的地位肯定不简单。

有时候,想念也是阶段性的。以为会是一辈子深刻的想念,结果有一天,突然发现不再想念了。

你没有办法像巫婆一样,重新唤起对谁的想念。

但是有没有可能,一个习惯了想念的人,一个对想念的情绪上了瘾的人,总会寻找下一个想念的对象。无论这个对象是因为实际的距离、生命中的错过、或是生死相隔。

因为能够想念一个人,真的很幸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