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我的以色列房东

字体大小:

闲云舒卷

到了以色列的滨海城市特拉维夫,下榻于民宿。

和房东杜特利聊天,在谈到以色列人的性格时,他亦庄亦谐地说道:

“初来乍到的游客,觉得以色列人非常无礼。举些例子,在街上行走时,以色列人如果不慎撞到你,你绝对不必期望对方会驻足向你道歉,在以色列人的字典里,是很难找到‘对不起’这三个字的。你到戏院去购票,如果发现有人伺机插队,不必惊讶,那是以色列人惯常爱做的。不要生气,也不必争论,你们只要入境随俗,‘以其之道还施彼身’便是了,他们绝对不会介意的,因为他们就好像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一样,哪会有人开口骂自己的呢?不过呢,以色列人的缺点却也是他们的优点,他们毫不掩饰内心的感觉,喜怒哀乐形诸于色,要笑便笑、要哭便哭;想骂便骂、想打便打,不会偷偷摸摸地暗算你。对于外来游客,以色列人绝不排斥,虽然你们可能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然而,你们倘若碰上棘手的问题,以色列人是很愿意伸出援手的。总体而论,性子直率的以色列人,可说是面恶心善的。”

一番妙趣横生的话,说得我们忍俊不禁。

杜特利并没有言过其实,以他本身来说,就让初抵以色列的我感受到一定的“冲击”。我一向喜欢下榻于民宿,因为那就好像是住在自家屋里一般地自由随意,但是,杜特利居然在我们一进门后,便迫不及待地和我们“约法三章”:

“我在你们的卧房和大厅之间挂上了一幅帘子,请勿随意走出帘子外面。更明确地说,你们的活动范围,就只限于卧房。还有,你们也不能使用厨房里的微波炉或电冰箱,要喝水的话,请你们自行购买矿泉水。”

如此待客之道,令我瞠目结舌。

杜特利是单身汉,早出晚归,我们住下后,和他很少碰面,但是,他的斤斤计较,却在很多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体现出来。比如说,厕纸,只留了薄薄的小半卷,热水的供应到了晚上八时便自动切断了。诸如此类,着实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不便。

最好笑的是,离开特拉维夫那天,我们必须到车行去领取租赁的车子,他毛遂自荐:“我载你们去吧,那儿很靠近我的办事处。”我们连声道谢,没有想到,他随即说道:“你们只要付我60谢克尔(约合新币20元)便可以了!”

以色列人的现实嘴脸,我总算是领教了。

在以色列旅行期间,我注意到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许多老一辈的以色列人,都是在“复国主义”的号召与“复国运动”的酝酿下,从世界各国涌返以色列,助以建国的。他们虽然都是犹太人,然而,在回返以色列之前,他们长时间散居于其他国家,有者甚至经历了好几代,性格受到原居地的影响,因此,形成了截然不同的特性;比如说,原属英国籍的犹太人拘泥守礼,待人冷淡;原属德国籍的犹太人热衷科技,恪守规矩;原属法国籍的犹太人喜欢外出旅行和品尝美食;原属美国籍的犹太人最爱高谈阔论,自信满满;原属意大利籍的犹太人崇尚与热爱各种静态与动态的艺术(包括歌唱、雕刻、绘画)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因此,在以色列和犹太人打交道时,当可发现,人之不同,犹如其面,他们的性格和爱好,就像是百花齐放,使以色列这个国情复杂的国家充满了言之不尽的魅力。

然而,触动人心的是,不论犹太人是从哪一个国家回归以色列的,他们的爱国热忱与团结精神却是一致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