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卡尚的蔷薇水

伊朗的卡尚每逢5月的玫瑰节,吸引成千上万游客赴一场与玫瑰的约会。(互联网)
伊朗的卡尚每逢5月的玫瑰节,吸引成千上万游客赴一场与玫瑰的约会。(互联网)

字体大小:

咖啡座

想起宋代诗人刘克庄的“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在罗衣到死香”,真是不败不歇的好香!

是先看到“蔷薇”之大名,才闻到它的花香。中国史书记载的“蔷薇水”(玫瑰露/水)、“大食蔷薇水”、“大食水”来自古波斯(伊朗),闻名天下,算是世界上最早的香水。

伊斯兰科学家最早掌握蒸馏技术,用于蒸馏蔷薇水,至今约有两千年。五代时,蔷薇水由海贸路线运抵中国,到了宋代稳定进口。宋代蔡绦《铁围山丛谈》就记录大蔷薇水的制作过程与香气不歇:

“旧说蔷薇水乃外国采蔷薇花上露水,殆不然,实用白金为甑,采蔷薇花蒸气成水,则屡采屡蒸,积而为香,此所以不败,但异域蔷薇花气馨烈非常,故大食国蔷薇水虽贮琉璃缶中,蜡密封其外,然香犹透彻闻数十步,洒著人衣袂,经十数日不歇也。”

去年秋天访伊朗中部的卡尚(Kashan),错过5月的玫瑰节,但没错过玫瑰露的制作过程,方知中国古籍所言不虚。卡尚这个地处干旱沙漠地区的绿洲城市,是伊朗久负盛名的玫瑰之城,每年5月吸引成千上万游客赴一场与玫瑰的约会。

传说是穆斯林先知穆罕穆德的一滴汗滴落在玫瑰上,让这种名为“穆罕穆迪”(Gole Mohammadi)或“大马士革”(Rosa damascena)的玫瑰品种独香天下。非常好奇该城的玫瑰漫山遍野的盛开,是否如唐代杜牧《蔷薇花》所言“朵朵精神叶叶柔,雨晴香拂醉人头",还是南朝梁时柳恽的“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视蔷薇为国花的波斯,亦是诗人之城。波斯诗人萨迪的名篇《蔷薇园》代代传诵,他说过:“假如你的品德十分高尚,莫为出身低微而悲伤,蔷薇常在荆棘中生长”。

至今,伊朗家家户户大多仍用古法蒸馏,我们参观的玫瑰露工坊即是。别看工坊环境简陋,玫瑰花瓣和水一起放入大铜锅中,加热大锅,蒸馏炉上一根导管把这种混合了玫瑰香和精油的蒸汽接入冷却罐,蒸气遇冷变成水,反复蒸馏多次,上好的玫瑰露新鲜出炉。

在伊斯法罕与卡尚旅游景点外的商店售卖的伊朗玫瑰露包装非常简单,仅用最普通的塑料或矿泉水瓶子装着,卖相委实不佳,但是用料十足。玫瑰露是按浓缩度来论价格的,我买了一瓶该工坊最纯的玫瑰露,乃用40公斤玫瑰与40公升水蒸馏而成,不搀杂香精、保湿剂、防腐剂,讲究天然,日常当护肤水用,保湿效果好。一路所见伊朗少女五官轮廓出色,皮肤很好,恐怕是玫瑰的关系。以新加坡气候的潮湿闷热,玫瑰露丝毫没变质,价格也没话说。

在信仰忠诚的土地上,自古以来的穆斯林信徒特爱在圣殿大洒玫瑰露,让香气弥漫阿拉的世界。信徒前往朝圣的麦加圣殿也是玫瑰香溢。中东上至皇室下至平民,至今仍有日常用香薰的习俗。

圣殿之外,玫瑰出现在街头、花园或住家内,可见伊朗人对玫瑰的喜爱。他们对玫瑰露无所不用,也当药用,经常喝,洁净并有益身心。玫瑰可理气解郁,和血散瘀,可治肝胃气痛,也降脂减肥、润肤养颜等等。

我们抵达卡尚,一下榻酒店,服务员呈上的冷饮加入一点玫瑰水调味,加点玫瑰花瓣,格外凉爽。只要几片玫瑰花瓣,加点热水,清香袭人,波斯玫瑰真不是盖的。玫瑰露与番红花、开心果调成的浓稠雪糕,是我吃过最香最美味的雪糕。

我平日极少用西方含酒精的香水,却特爱伊朗不含酒精的玫瑰浓缩香精油。这种香精油往往只需一滴就可香一天,衣服沾香,数周不散。想起宋代诗人刘克庄的“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在罗衣到死香”,真是不歇不败的好香!

huangxiangjing@hot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