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兼嘉:也谈“报林”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阅四月十五日贵报四方八面版何盈的大作《闲话报林》中提及“报林俱乐部”之所以成立的往事,文中说明在卢光池与林宗鹏等前辈的奔波策划下,好不容易靠着深厚的人脉关系,获得多名社会与商界名人资助与支持,报林俱乐部于1972年6月成立。

笔者时任新香港大酒店之经理,对于报林俱乐部成立之来龙去脉知之甚详。谨补充文说明如下,或有助于缅怀在新加坡筚路蓝缕的建国过程中先辈们默默贡献的点点滴滴。

何文中提及的社会与商界名人,应该是当年新香港大酒店东主张榕轩与张尼轩昆仲,张氏昆仲原籍广东梅县人,在印度尼西亚棉兰地区事业有成之后,移居香港从事物业发展,于60年代末期,新加坡建国之初响应我国吸引外资促进新加坡旅游业发展的号召,前来我国投资兴建国际观光级的新香港大酒店。该酒店楼高15层,在当时雄峙小坡,除设有客房232间另分别设有会议室、咖啡厅、购物走廊等,特别是设在15楼顶层的“新香港酒楼夜总会”在此亦可远眺海景,更以港式点心、烧鸭、月饼名噪一时。

张氏昆仲乐善好施。建国之初新加坡百业俱兴,到处都在盖联络所,兴建新学校,凡有来求者,张氏昆仲无不慷慨解囊,甚至于70年代初期,由时任副总理吴庆瑞博士与交通部长杨玉麟先生等倡导的“人民奖学金”,张氏昆仲也献捐了5万元巨款,为国育才,张氏昆仲仁风义举值得追念。

笔者早年毕业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该校培育治世人才甚多,散布世界各地,闻名国际之郭振羽教授,也出自该校。在70年代初,笔者应聘南来主理新香港大酒店时因业务关系,须要与华英报馆打交道,即认识文中提及之卢光池、林宗鹏、陈正、李星可等报业先驱。

惟当时记者们聚会的地点,都在传统咖啡店,人声鼎沸,影响彼此的沟通。让我想起如新加坡的记者们能拥有像台北的记者俱乐部那该多好。笔者亟思力之所及为新加坡的记者们稍尽绵薄,遂与卢光池、林宗鹏谈及利用新香港大酒店13楼之会议室,成立记者俱乐部之可行性,并幸蒙酒店东主张氏昆仲同意,报林俱乐部得以成立。值此笔者在新工作46个寒暑,在此退休之际,得以拜读何文《闲话报林》大作。往事历历如目,谨借报端向诸位报业先驱老友致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