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首都戏院那一带

字体大小:

说黑道白

从政府大厦地铁站穿越地道,眼前一亮,是沉睡了十多年苏醒的首都剧院广场。戏院换了新颜,四周酒店、餐饮店以及服饰专卖店林立,亮丽耀眼,一派典雅高贵的欧陆氛围与气势。

首都戏院与周围一带原址,去年脱胎换骨后,我每周乘搭地铁前往图书馆,取道该处,总是行色匆匆,未曾端详。那日恰巧约了老友在那里见面,才仔细看了这似曾相识的地方。

每个人对每栋建筑物都有不同时段的回忆,我对首都戏院那一带的回忆,应该是上个世纪70到80年代。看电影是主要目的,首都戏院第一排座位,尤其左右两旁角落,让人如坐针毡,脖酸背疼,只能仰望那圆顶星座图案的天花板,看不清大银幕正中央的影像。戏院与众不同之处,或许便是这些典雅细致的设计。

原首都戏院最吸引当时年轻人的地方,相信是不远之处的霸打鞋店。巨型广告看版是笔友约见的“标记”,周末与星期天晚上,幽暗的灯影下,常有男男女女在那里给对方“惊艳”;志同道合的,马上并肩到戏院看电影;一见如故的,立刻作伴到旁边的西餐饮冰室吃雪糕;一见钟情的,不用多说,赶忙手牵手过马路到五丛树下诉衷情。

年少时亦随潮流交笔友,欠缺的是浪漫手段与情怀,说声再见后不再相见。那里后来成了我约见黑白两道“线人”以及采访对象的地方。尤其是禧街消防局对面的月兰亭咖啡店,随着西报记者静候“线人”给情报,对方传来一张纸条,西报接了过来,向我点点头,暗示转身走人。有一回,那同行独自“赴约”,忽然给某单位的便衣带走,自此,那条“线”断了!

戏院前面的走廊是当年的首都大厦购物中心,两旁都是零售商店和餐馆。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叫做丰泽楼的酒楼,以京泸川菜为主,它的北京烤鸭至今想起,回味无穷。

丰泽楼歇业,万金机构接手,开了家金都剧院舞厅夜总会。来来去去表演的港台菲律宾以及本地艺人之中,有一对男女,在80年代初期竟然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

他们便是大巴窑杀童案的主凶林宝龙与陈梅珠,两人以占士邦影片《金手指》为名,在夜总会表演带有性虐待内容的双人艳舞。

我当时在万金当兼职宣传,近水楼台,林宝龙夫妇跳艳舞的情节成了我的独家新闻。各报刊登两人表演艳舞的照片,也是我好不容易独家弄来的……

浮光掠影,片段忆起,三十多载岁月已随旧日的首都落幕。

hoyuenrick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