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品味名字

字体大小:

心海遗珠

春秋时期,由于农工技术的高速发展以及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促使各个分封的诸侯在经济上日益壮大,国富而后兵强,野心于是膨胀。作为上流阶层中社会地位最低的“士”,不论文士(含儒士、隐士、谋士、辩士、游士等)、武士(含将士、兵士、侠士等)或技士(含方士、术士、农士、巧士等),为了改变“下流”的身份,跻进大夫甚至诸侯之列以获得分封土地,就必须搜尽枯肠、绞尽脑汁地榨出各种图强争霸的新鲜主张,以换取家君国君的赏识重用。九流十家、诸子争鸣于是应运生焉。加上周天子的统治无力,西周等级森严的分邦建国制度遂因诸侯间连年的兼并征伐而遭受严重破坏,社会秩序日渐混乱。各诸侯的国君和众多卿大夫的家君,公然僭用礼乐的现象非常普遍,这就是孔子所感喟的“礼崩乐坏”。

非但如此,在孔子眼中耳中,还时不时上演上传臣弑君和子弑父的悲剧,君君臣臣义断烟尘,父父子子情薄胜纸,宗法制度当然也就无法有效执行了。甚至连只有上士以及大夫诸侯天子才配“有名有字”的严格规定,曾几何时也沦为下流阶层装逼的时尚玩意儿了。熟悉“心海遗珠”的读者,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还不算太玄的。

但我们可曾想过:那些当老爸的古人,在给孩子起名取字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上期说了苏门四学士里的秦观和他的两个从兄弟秦觌秦觏,这回说说他的师祖——苏洵的心事吧。史籍说苏洵有子三人,长子景先早夭,这正好解释为何苏轼有个鲜为人知的字叫“和仲”,因为他本是老二。苏老先生用心良苦啊,希望次子苏轼能老老实实地做一根马车前充作扶手的横木,平时不引人注目,在危急时才发挥作用。可偏偏性格张扬的东坡却是个唯恐天下不知道自己是聪明人的主,不但时时显山,还处处露水。幸好老三苏辙还算遂了苏老的愿,一辈子都像踏踏实实的车辙般做人做事。

后来的历史证明:正是因为露才扬己,苏轼的命途才会一路颠簸不平。看看他给四个孩子起的名和字,就能大概掌握其心路历程了。苏子瞻21岁高中进士的两年后长子出世,意气风发地试图在政治上大步向前,维护国家康定,所以老大名叫苏迈,字维康。讵料,苏轼因与王安石的新党政见不合惨遭贬离京城,心中五味杂陈,遂把老二起名苏迨,字仲豫,仿佛犹豫着该不该暂时闲适安乐地等待机会?可等来迨去的,朝廷的恩旨一直没下,聪明的苏轼挖空心思都还弄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时,“过儿”就呱呱坠地了。有意思的是:老三苏过的字是“叔党”,明眼的读者大概已经看出东坡对朝堂上党争的评价了吧。乌台诗案发生后,意兴阑珊的苏轼干脆把幼子名为苏遁,恐怕连隐迹山林的念头都有了吧?

古人给孩子起名取字,除了寄托父母的诉求和希望,还蕴含了复杂的情感心迹和起伏的人生经历,仿佛喜怒忧思悲恐惊的七情,以及色声香味触意的六欲也都暗藏其中,值得我们细细斟酌品味。

笔心

古人给孩子起名取字,除了寄托父母的诉求和希望,还蕴含了复杂的情感心迹和起伏的人生经历。

——木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