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谐

字体大小:

漫主意

美国的电影电视甚至网络内容目前正处于史无前例的黄金时代。当节目如《纸牌屋》《行尸走肉》等在全世界大行其道,好莱坞的产品在各地不断创票房纪录,导演如 J.J. Abram的《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实际上是在主导全球观众的世界观时,标榜故事要精致,但内容娱乐性之余好像总是逃不过双方的对立,最近流行的是英雄自己打了起来——冲突往往是老外意识形态的潜台词。

虽然他们的文化涵养正在衰败中,但要东方社会漏夜超越西方还是不太可能。中国表示要在2030年把人送上太空,这种宇宙观就是看太多西方电影,所以思维还是依据老外的路走。

中国的影视产业固然火热,可来来去去还是追逐屌丝男小时代女的一群,小鲜肉等概念泛滥。许多业界内的人士都会骂自己的东西土,一天到晚最拿手的就是把孙悟空冷饭重炒。这么大一个国家似乎就没有人在努力跳出现状。软实力无法抗衡,只好先来硬的。

中国领导虽然有先见之明,口口声声要和平崛起,建立和谐社会,但始终身不由己的陷入战略布局——建造母舰、隐形飞机、深海潜水艇等战略性硬体都已经暴露出其中的焦躁。只好用钱引进香港、台湾韩国的人,希望做出像样——既卖座又具影响力的作品。这样下去亚洲的人才会迅速被榨干。

要开创“谐念”,首先要做到知彼的境界。新加坡胜在开国元老立好了奠基,把平台定调得十分大气,让我们有着不一样的现在。我们的优势是已经把英语操练得不错,方便与西方沟通,至少达到一个知彼的状态。但一个健全的社会不应只考虑纵也要顾及横。标榜了20多年的双语优势,目前已经虚有其表,放眼一看不管是文化教育甚至媒体,最高领袖都很少有中文源流出身的班底。我们的领导班子不应该只是靠同样几所学院去培养,单一思维最终会形成一滩发臭的死水。华校制度有必要,也有实在性的需要再度抬头。

人类较为理想的定位必须是在思维中去除对立卸掉“战略”而拥护“谐略”。否则大家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像一部失控火车头冲向毁灭,沿途还会一带一路的牺牲掉许多无辜的围观者。(传自首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