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心:当你沉睡时

字体大小:

尘人凡语

求学时期,有一位华文老师把妹妹和我比喻作太阳与月亮。

老师虽然没有解释何来这样的比喻,大家都认为妹妹个性比较开朗积极,我则属于文静被动的类型。我还想补充的是另一层的含义。由于妹妹的学业成绩向来优越,不须要花很长的时间做功课或温习,她晚上最迟9点就可以入寝。与妹妹相比,我的领悟性望尘莫及,只能充当夜猫子,加倍勤奋“开夜车”至凌晨。我常常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隔天早上妹妹费劲地把我从酣睡中叫醒。妹妹戏谑地说,我不是经典童话《睡美人》里被诅咒而沉睡的公主,无论如何都等不到王子前来把自己吻醒的。

当我们踏入社会后,妹妹和我就真的如太阳与月亮一般,几乎照不上面。我的工作朝九晚五,妹妹则认为趁年轻时要拼命多赚钱,选择值夜班。于是,妹妹与我的生活作息几乎没有交叉。后来,我们各自成家,妹妹离世,我连一次唤醒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最近乘搭地铁时,我注意到一张SMRT标示“We're working on it”的海报:“我们的轨道维修工作大多是在晚上进行的。我们将尽全力以确保你有一趟安全顺畅的旅程。”一同等候列车的同事曾在医院当护士,她有些无奈地感慨,当大多数的人都在沉睡酣眠时,只有少数人在辛勤工作。由于前者看不到后者,就像太阳看不到月亮,无法感同身受,因此值夜班的人所作出的贡献往往被忽视。

我想起一部美国浪漫喜剧电影《二见钟情》(While You Were Sleeping)。女主角Lucy是一名铁路售票员,她暗恋的乘客Peter被人袭击并推下月台,Peter虽然被Lucy救了,却陷入昏迷。他的弟弟Jack与Lucy在这段时期里几经相处,陷入爱河。Peter想必预料不到在自己沉睡未醒时,Lucy的心上人已换作他人。当我们在沉睡时,这个世界还是醒着的。破晓之后,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已未必是原先的样子了。

三年前,父亲被送往医院时已陷入昏迷状态。一连四晚,我都守候在父亲的床边。我每次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查看父亲的胸膛是否还有起伏。星期五早上,我醒来后发现,在自己为时仅有六个钟头的睡眠中,父亲已经从昏迷不醒转为长眠不起。

我在几米的绘本《忘记亲一下》读到:“没有人可以让落叶回到树上,只有春天才有办法。”我想,没有人可以让太阳与月亮碰面,也没有人可以让已离世的回来,只有在沉睡时,希冀在梦中再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