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残忍而痛快

美国画家纳斯的作品《只是路过》,纸上每一划都刺进了画家自己的皮肉里面,疼而且慌,残忍而痛快。
美国画家纳斯的作品《只是路过》,纸上每一划都刺进了画家自己的皮肉里面,疼而且慌,残忍而痛快。

字体大小:

山外山

我们都曾是谁的生命里的那一阵风,一抹香。在我们穿越彼此的同时,我们也彻底的改变了。

我要带走的是什么?要把什么装进箱子里一道远行?

周雁冰

亲爱的J:

我即将离去。离开这个有你的地方。

8000多公里以后,我想,我们会渐行渐远。我是那么的不舍,却又是那么的希望那个距离,会在潮汐退去以后,还我一片最洁白的沙滩。

到时候,沙滩上找不到你的脚印,我是会在风中掉泪,还是会面对蓝天快乐地歌唱?

我在告别的是什么?

是你吗?还是又一个生活篇章的结束?

我在难过的是什么?

是你吗?还是所有其他人为我串起来的回忆?

我在踌躇的是什么?

是你吗?还是不肯定未来的自己会不会对得起今日的自己?

这是一种残忍的生活方式。这是一种痛快的生活方式。

残忍,因为每一次抽身而出都是那么的彻底。所有让我梦萦牵绕的人啊,我们往后的路途还会再交错吗?我们还会在哪一个城市擦身而过?到时候,我们还叫得出彼此的名字吗?

痛快,因为我就像那个即将卸下一个角色,又要投身另一个角色的演员。我是那么全心全意地站在舞台上淋漓尽致,该笑的时候笑,该哭的时候哭,该爱的时候爱,该疼的时候疼……亲爱的J,我做到了吧?

你看过美国画家纳斯(Don Nace) 的作品《只是路过》(Just Passing Through)吗?那幅简单聊聊几笔的水笔画,画中的男人企图抓住一个穿越他心脏的女人,那女人却像一阵风一样,一抹香一样,霎那间消失了。

我们都曾是谁的生命里的那一阵风,一抹香。在我们穿越彼此的同时,我们也彻底的改变了。

我要带走的是什么?要把什么装进箱子里一道远行?

是你留给我的那几本书?是他写下的那几行诗?或是那几张留有他们笑容的照片?

还是我们对彼此的记忆,早就篆刻在我们的肌肤、血管之上,摸不到,也抹不掉。

当翻阅一首诗,当熟悉的曲调响起,看到太阳下的雨树,看到大雨中的长廊的时候,你就会站在那里朝我微笑?

有了空间的距离以后,记忆会否变形?

纳斯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画家,为了生活他的正业是绘制电影道具;但是他说,一到晚上他就会变身金刚大猩猩,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建筑在用绘画语言挖掘人性的基础上。

亲爱的J,纳斯的画让我产生共鸣,或许因为在他的作品里,我看到了时间的过渡,看到了流淌的情感,纸上每一划都刺进了画家自己的皮肉里面,疼而且慌,残忍而痛快。

8000多公里外的以后很多个夜晚,我也会在灯下,继续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窗外影浓山树密,你会以什么样的形象跃然于我的纸上?

过去会以什么方式渗透在文字之间?

我们付出的每一点心意,每一丝努力,每一滴念想,会怎么溶进我们的一举手,一投足?

我会找到那一片白色的沙滩吗?我需要那一片白色的沙滩吗?

如果有一天,你出现在那一片白色的沙滩上,我将无视于你,走过你的身边。在那穿越的一霎那,残忍而痛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