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心:还原

字体大小:

尘人凡语

我曾听闻相对于右撇子,左撇子使用右脑更多。而人们普遍的印象是:左脑理性,右脑感性。

看了今年1月29日中国江苏卫视的节目《最强大脑》,我的“怀旧”情怀又犯了。魔方(Rubik's Cube又叫魔术方块,也称鲁比克方块)在1980年代十分風靡,连当时还是小学生,对科学兴趣甚缺的我也忍不住把玩三阶魔方。我上网搜查三阶魔方还原简单的方法,才知晓以面为单位还原是不可行的,而入门级方法是以层为单位还原。

在该期的《最强大脑》节目里,擅长速拧的王鹰豪挑战以盲拧见长的队长贾立平,最后以微小差距取胜。谁去谁留引起激烈争议。另一队长王昱珩指出:“魔方,一个速一个盲。我今天讲的,就讲一个情一个理。”他与评委之一的郭敬明都提问国际赛的赛制(尚未确定),争取让贾立平留下;如果是要比盲拧,就不该淘汰贾立平。最后决定两位选手保留,我认为在情在理,都取得了“双赢”,“还原”比赛的团队精神。

相较于魔方,我认为拼图容易多了。在韩剧《她很漂亮》,男主角池成俊小时候去美国前在机场与女主角金惠珍道别,把一块拼图留给惠珍。这块拼图是雷诺瓦(Renoir Pierre Auguste)所绘画的《城市之舞》,不引人注目的左下方隐藏一角窥望一对男女跳舞的小女孩。成俊长大后回到韩国,想要与惠珍见面。惠珍基于自卑,要求好友夏莉冒充她。成俊后来从夏莉手中收回独缺的那一块拼图,却因为已喜欢上真正的惠珍,并未把它补上去。原来,惠珍已成为成俊心里隐藏的一块拼图。没有惠珍,这幅名画的拼图无法完全砌成,也就无从真正“还原”。

许多事情,我们都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经过时间或人为的修复或介入,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小学上科学课,我以为水是最多变性的;因不同的温度,水的存在形式可以游转于冰块,液体与蒸气三者之中。长大后,我明白了什么是覆水难收,领悟了有些人事是无法还原的。

由于我是左撇子,周边的人都认为我的感性多于理性。无论是站在情或理的立场,当我们汲汲营营而迷失,忘了自己生活追求的初衷,就如同打乱的魔方或散落的拼图。以家庭,梦想或其他作为单位,我们何不在还来得及,尚未成定局之前,尝试还原到心里最纯粹自在的状态或真实完整的样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