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有云飘过

字体大小:

没面子书

发现自己获得台北文学奖新诗组评审奖的那天早上,我很开心,毕竟这是我的诗第一次获奖,但我更高兴自己会有一笔奖金,刚刚迁居曼谷,一时又找不到工作,连冰箱都买不起,这笔奖金来得正好。

我的诗写得很少,也写得不好,但有些是我自己喜欢的,有一点敝帚自珍的况味,拿去参赛,就算落选也不会脸红,如果有幸获奖则是花红。能够得到不知道是哪个评审的青睐,我很幸运。始终认为参加文学奖这回事跟赌博差不多,靠的与其说是才气,不如说是手气。

当天晚上,这才突然想起,去年八月曾将这首诗的初稿投给某家报馆,原题《这样不是很好吗》,迟迟不见刊载,以为已经投篮。三个月后,写了一封电邮给编辑先生,声明放弃投稿,然后将这首诗修改了一下,拿去参加这届台北文学奖,题目改成《有云飘过》。

但我其实从来没有收到过编辑先生的回信,我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我放弃投稿的声明,搞不好已经刊登了也说不定,那我可能会被取消得奖资格,毕竟初稿和得奖作品是同一首诗的不同版本。这么一想,我才懂得谷歌一下,发现《这样不是很好吗》好像两个星期前已经见报了,我的心沉了一沉,又浮了上来,抱着一丝希望,因为我在网上找到的连结只能看见乱码一堆。第二天联络上编辑先生,这才百分百确定自己的预感无误。原来直到我向他求证为止,他都没留意到我的电邮,而那么巧,他又在我获奖之前发表了这首诗。

尽管是无心的,但我还是违反了征文资格。当下写了一封电邮给主办单位以及决审评委,说明事情原委,并向他们郑重致歉。奖金飞了,当然很心痛,但更让我过意不去的是,我害决审评委必须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此事,又给台北文学奖负责人增添麻烦,浪费人家的宝贵时间,真的非常,非常歹势。

事后回想起来,我只觉得好笑。我还能够做什么呢,除了一笑置之。云飘过去了,云还会再来。得奖与否,并无损我对这首诗的喜爱。让我把它抄在这里,作为对这段小插曲的纪念。

“这个城市并不爱我/这一点让我如释重负/我离开后//月台上的座椅/我的缺席/不会让它感到轻得无法承受//少了我的仰望/高楼之间的月亮/不会觉得若有所失//每一天的终点/不会有一盏灯光/等我回家//旅店和床和棉被/不会想念/我的体温和气味//我在这个城市/做过的梦/已经把我忘记//不同时候在同一间书店/抚摸同一只猫/我们没有成为朋友或是恋人//另一个人会取代我/经过春天呐喊一样绽放的苦楝/沿着河岸渐行渐远//有云飘过,对云而言/我存不存在根本不是问题/云眨眼间也会消逝不见/四下飞散的野鸽子/在我走过之后回到原地/继续徘徊觅食”。

(传自曼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