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 童:卡带

字体大小:

年轻人肯定没听过卡带。卡带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到90年代初年轻人形影不离、跟上时尚潮流所必备的,是光碟之前的产物。

那时候年轻人听流行歌曲,有谁不买卡带,正如时下购买数码器材一样,迟一步都不自在。为了跟上潮流,家里也拥有一台“声宝”牌卡带机,还收藏不少台湾流行歌曲的卡带,堆满“门里门外”,当年炙手可热的歌星如飞飞文正,媲美今时今日的燕姿俊杰,新歌新曲卡带一出炉就追赶跑跳碰了。

那时还有一种系在腰间的卡带机叫Walkman,年轻人随身一Walkman,流行程度不输于现在的人手一爱Phone。有型有款有板有眼游走乌节大道。

卡带机没像现在的娱乐配备那么多功能。每每要重听一首心爱的曲子,而这首曲子又“卡”在带子的某段落,那可要下点工夫了,为了重听《喝彩》《诺言》,必须不厌其烦用快速向前或倒退的硬键来回搜索。

市面上也出售可以自行录音的空卡带,唱歌讲话都可录制。空带子以日本TDK牌子最出名,SONY也不逊色,空带一般上分60、90,还有180分钟数种。当年到唱片店自由选择录制心爱的港台中粤西洋调调也行,全部聚集成一盒盒自家的精选,每首只收两毛钱。事过境迁,不说不知,由于牵涉版权,像这样你情我愿的勾当只能暗地里在店后进行。

放置太久的卡带会发霉,发霉的带子即使内容再精彩也唱不起,那会弄损并弄脏带机磁头。品质差的带子也一样,棕色的磁粉往往容易附贴在磁头上,这时,好好一首“你浓我浓”,就再也浓不起了。

当然有药可救,用小棉花棒蘸上特制除垢液,在磁头上轻轻揉呀擦呀,立刻还我《榕树下》。没特制除垢液急起来有时清水也可勉强使用。

有时卡带不听话,尤其质地较差,时不时带子会卷曲在卡带机里,怎办?把带子小心翼翼从卡机取出,取出时卷曲的带子如炒过的米粉。那又怎办?全靠经验,掏支BIG牌原子笔,笔杆穿进卡带盒的轴心,顺时逆时,转呀转,把卷曲带子全部回收卡带小盒里,又可高歌一曲《几时再回头》了。

卡带也可重复录制,多遍录制的音质效果当然不比第一遍清晰。当年的“Walkman”“TDK”卡带、“BIG”原子笔还有“Sharp”音响,伴随一代人的成长,也绝对是SG50当年老中青全体记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