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一方土地

订户

字体大小:

几周前的那天清晨,一如往常6点起床。走到书房推开窗,想趁大地还没苏醒之际,放空放慢,反思祈祷,过个与世无涉的一天。因为那天正好是生日,所以想在家静一静,把有意义的时辰,留给自己。

大约两小时后,楼下传来了阵阵嘈杂声,探头一望,看见四五个人在架设灵堂。原来有人办丧事。仔细一看,那灵柩的位置,刚好正对着我窗口的书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