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磨墨弹情

订户

字体大小:

年轻时独走天涯进入荒山野岭,所见的生命似乎都少了一些欲望与情绪。他们一辈子吃着自己种的玉米或农作物长大,在没有太多的比较与追求里结婚生子,然后在山明水秀中慢慢衰弱老去,最后安逸地听天由命化尘归泥,对死亡没有太多的哀伤,对新生没有太多的喜悦。

心智开放,体能渐退后改走轻松的城市路线,发现这里的世界对生命的诞生与死亡是两极的观念——雀跃与不舍。城市的安全问题比起莽荒的天地更具威胁性——杀盗淫妄无处不在。因此人心有了猜疑、算计、霸占、贪痴、怨恨,也由此引发了虚假、心机、抗拒、痛苦与恐慌 。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